山 中 酒 馆

神州沉陆,百年双照。

【喻黄】怀孕期间可以吃香菜吗? 4

【4】

 

*避雷注意!!!ABO生子

*纯情狗血撒糖不要钱

*黄少天孕夫日记

*这章顺带刷了双花林方……恩不喜欢的可以跳过><

3→http://sijiu499.lofter.com/post/210192_2ad9dd2

5→http://sijiu499.lofter.com/post/210192_2b1e2de









 



“黄少天你今天有空没。”张佳乐红着眼睛出现在黄少天家门口。

得嘞,这是没空也要有空的节奏啊。

“怎么啦?和孙老师吵架啦?”黄少天手插口袋,懒洋洋的靠在玄关看张佳乐换拖鞋。

张佳乐憋着一口气,不说话。

坐在客厅憋了一会儿,张佳乐还是开口了。

“也没什么,就是不想过了,离婚。”

说着又不自觉看了一眼茶几上的手机。

黄少天看着他的小动作,就明白应该不是什么大事。“哎张佳乐,你们这次是为什么吵架啊,以前可都没说过要离婚的呀——他不喜欢吃香菜?那趁早离婚吧,不然以后生了孩子还要吵,孩子喜欢吃不是,不喜欢吃也不是,多痛苦呀你说是吧。”

张佳乐张嘴准备反驳,却插不进空。

“还有啊你喜欢吃米线多放辣子,孙哲平……不喜欢吧?”

“他就不能吃辣的!吃一口都不行。”

“哎对对我想起来了,上次咱们一起吃饭的时候点了一道辣子鸡丁,他都没碰。我和文州又不太能吃辣,一整盘全进你肚子了。哦后来吃的胃病犯了半夜又被孙老师背到医院。你没忘吧?”

“啊……他对我是真的好的,我都知道的。”

孙哲平是一名人民教师,这一点乍一听让人难以置信但细想又挺合理,毕竟这年头的人民教师是越来越标新立异了。极道鲜师都有了,孙哲平教个历史又怎么了?

心烦意乱的张佳乐在黄少天的循循善诱下,话题被越扯越远。

两个人聊到了饭点的时候,然后喻文州打电话过来说午饭不回来吃了,两人就一起做了饭,吃完饭张佳乐就收拾一下回家了。

走回家的路上,张佳乐总觉得自己不是去串门聊天的,可是到底为什么却想不起来了。

不管了,晚上问问大孙是不是让他捎话去的好了。

 

 

“走了?”喻文州接到了黄少天的电话,在张佳乐离开后。

——走了走了!而且一点没有生气的痕迹了!

“呵呵,少天厉害。”喻文州大概知道了是怎么事。

——我觉得我挺厉害的,哎文州你说我是不是可以去咱们小区居委会谋职了啊嘿嘿。我几句话就把他的话题带走了。张佳乐那人脾气就是上来一阵一阵的,我几句话就哄住啦。

“嗯,少天厉害。”

——(*´∀`)那是,我是谁呀!

——对了,你晚上回来带点饼干吧,我老是觉得嘴里没味道,是不是要有孕期反应了呀?

“还早呢,少天想多了。今天有没有听音乐?”喻文州起身走到落地窗旁,看了看手表。

——说起来……我今天听的莫扎特,后来睡着了。

黄少天想想自己也觉得挺好笑,不知道是自己听的想睡觉还是肚子里这个想睡觉,反正他们父子俩倒是很一致就对了。

“嗯,莫扎特不错,据说可以提高胎儿智力。”喻文州停了一下,突然想到了一件事。

“少天知道林敬言吗?林氏家具的老板。”

——知道啊,怎么啦?

黄少天认识这个人,也认识他家O,方锐。这两人……准确说是方锐这个人,特别的好玩。

“方锐也怀孕了,不过他已经快要生了。林敬言和我说,方锐的胎教音乐是政府报告和两会会议精神传达录像。”说着声音已经带上了笑意。

——哈哈哈哈哈哈哈!这个方锐!他想要干什么呀!生个小领导哈哈哈!

“老林很无奈……他以前都没发现方锐是个官迷。”听到话筒另一端的人笑得开心,喻文州心情舒畅。

——方锐什么时候生呀?我们去他们家看看好不好!

喻文州怎能不懂他的心思,挑了挑眉,答应了下来。

 

晚上回来的时候,黄少天正在看电视——《幼儿早教十分钟》。

喻文州把外套挂在衣帽架上,在门口停了几分钟,等到身上气息不是那么凉了才进屋。

而这几分钟黄少天一直在看他,眼巴巴地看着,感觉就像……被一只大型拉布拉多犬盯着一样。

喻文州走过来抱了抱他,黄少天自觉地伸手去掏喻文州带回来的袋子。

一张舞曲碟?黄少天挑眉,这什么意思啦?

喻文州笑了笑,道:“据说怀孕前三个月适当跳交谊舞有益于胎儿发育和孕夫身体调节。我们结婚的时候买的唱片机,都没有怎么用过……以后有空就和你跳舞怎么样?”

黄少天有些惊讶,喻文州这么上心是意料之中,但是这招不仅是贴心了……怎么还觉得有点浪漫?

“我靠你……”

喻文州看了他一眼。

“哎呀好嘛,不说脏字,呸呸呸。我要生个和你一样有风度的小绅士!”

“万一是女孩子怎么办?”喻文州将人从背后搂进怀里。

“女孩也好呀,生个女孩子就像我最好了,我比较白。”

“嗯,而且你比我好看。”

黄少天已经开始穿有些宽松的衣服,虽然现在才两个月不到。羊毛衫的领子很宽大,喻文州可以看到黄少天的锁骨,还有项链。

“怎么挂上玉坠了?”

“这是妈妈送的,之前一直没怎么戴过。这不是想着保个平安吗……我现在什么都信了,只要是能平平安安的生个崽。”

“等下跳慢三吧。我去擦一下唱片机。”喻文州从背后绕过黄少天的腰,缠绕黄少天的手指。

“好啊。好久没跳了……先说好我踩到你不准叫哦!不然不和你跳了!”

 

华尔兹的乐曲缓缓流淌出来,黄少天和喻文州拥抱,在木地板上转圈。两人都没有穿鞋,黄少天光着脚踩在地板上,落地窗外是万家灯火星星点点。

喻文州环着黄少天的腰,两人相互看着对方,越看越是欢喜。微笑着慢慢靠近,最终吻在了一起。

缥缈缠绵一种情。









评论(10)
热度(1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