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 中 酒 馆

神州沉陆,百年双照。

【喻黄】怀孕期间可以吃香菜吗? 6

【6】

 

*避雷注意!!!ABO生子

*纯情狗血撒糖不要钱

*黄少天孕夫日记

5→http://sijiu499.lofter.com/post/210192_2b1e2de

7→http://sijiu499.lofter.com/post/210192_2c11d6f







 

早上刷牙的时候,黄少天发现自己的腰线不再完美了。那种有点明显的肚子鼓起一个弧度……他叼着牙刷拉起家居服,侧着身子看镜子里的自己,有点新鲜。

这种感觉太微妙了。他甚至感觉到腰围一天一天的在改变,而自己开始频繁的跑厕所。

这是怀孕的第三个月,今天他准备去做第一次产检。

因为怀孕的关系,他已经很久……没去管工作室的事情了。好在他有个好靠山,好帮手。喻文州贴心的暂时接手了工作室的管理事宜。

所以喻文州变得很忙,今天说好了要陪他去做产检,结果现在还没到家。

 

在家发呆一个上午,黄少天听着莫扎特昏昏欲睡,醒来卧室里都是暧昧的音乐声沙沙作响,他发现快要两点了。

竟然还没回来?黄少天嘀咕着,去翻手机。

他现在养成了不随身带手机的习惯。尽管知道这个辐射是无法避免的,但宁愿少接触一点是一点。跑到书房找出手机时,黄少天发现一条五分钟前发来的短信。

喻文州已经在路上啦。

黄少天有点开心,一个人在家实在是没意思,对着肚子叽里咕噜实在是太傻了。

主要也是因为这个阶段的肚子的存在感不是那么强,怎么看都不像是父子胎教互动的样子。

 

喻文州回来的时候带着两个袋子,“少天先试一下。”

接过来发现是衣服和裤子。

情人这么贴心,黄少天笑嘻嘻的凑过去亲了一口,“谢啦亲爱的。”

喻文州也笑,今天怎么这么直白。

黄少天摆摆手,直接脱了家居服开始试衣服。

这衣服怎么看怎么……可爱?

喻文州很喜欢看黄少天穿亮色的衣服,显得年轻又活泼,也很符合黄少天的性子。不过这一件干脆就是……高中生风格?

一件浅灰的圆领羊毛衫,下摆略宽,正面绣了一只小狮子,圆头圆脑的很是讨喜。

裤子是卡其色的休闲款,松紧带的那种。

这种用松紧带的裤子可是上了高中就没再穿过,黄少天套上之后感觉有点怀念,宽宽的贴着身子倒是很舒服。

主要是衣服太可爱了,黄少天有点不好意思,这是不是太装嫩了啊?

“少天穿的很可爱。”喻文州笑眯眯的看着他,顺手帮他整了一下领子。

“以后就不要再扎皮带了。现在出发?”喻文州看了一下表,时间差不多了,再晚可能就有点迟。

黄少天点点头,说等我一下啊。

在衣柜里翻出来一顶画家帽,又找了一条围巾,到门口的时候喻文州已经换好了鞋,鞋架旁边是一双短靴。

哎呀真是贴心好丈夫。黄少天觉得喻文州今天表现出奇的好,换好鞋两人就一起出门了。

 

医院人真多啊……黄少天咂咂嘴。今天来做孕检的人也超多,不知道是不是他们来晚了的缘故。

测了几项常规之后,最后一项是B超。

黄少天最期待的一项检查。可以看到自己娃了,能不激动吗!

黄少天根本不能安心躺着,仪器在他白花花的肚皮上来回推着,他的心里特别好奇,不停地往屏幕那边看。

“哎呀别乱动!”医生一声令下,他乖乖的躺回去,冲着喻文州吐了吐舌头。

喻文州笑了笑,目光又回到屏幕上。

他也很好奇他们的孩子现在是什么样子。

 

那是一个小小的团,蜷着看起来看不出具体,喻文州忍不住探了身子往前凑。

像一颗还未发芽的豆子。

“大夫……怎么看起来,这么小呀?能不能放大啊?”后面的黄少天也伸着脖子往这边看。

医生忍不住笑了,“你当是PS啊?还能放大缩小?现在胎儿也就5、6厘米长。”

喻文州拿出手机对着屏幕拍了两张。

“那能看出是男孩女孩吗!”黄少天脸上写满了“求知”。

“还早,现在还分不出性别。来,这是你丈夫吧?”医生看了一眼喻文州。

喻文州点头,凑上前去。

“这是头,这是手……哎对就是这里。”医生给喻文州指了指屏幕。“孩子现在是看不出性别,你们也别着急。不过各项指标都健康,没问题,好好回家养胎就是。”

 

出医院的时候,黄少天手上多了一个小本子,以后要经常来做孕检了。

喻文州把车开到门诊部楼下的时候,就看到那个青年站在大厅门口,黑色画家帽,围着红色围巾,衬得一张脸白皙英俊。

正在认真看小册子上注意事项,黄少天听到车喇叭的声音后才抬头,看到自家车子,笑着跑过来坐进车里。

“怎么这么慢啊?”

“刚在停车场开了一会儿空调才出来的,车里太凉了。”

“嗯,这样啊。等下去干嘛?”黄少天微微扬起头,喻文州在给他扣安全带。

突然黄少天身子僵了一下,闷哼一声。

“怎么了?”喻文州抬头。

“没,你开车吧。”黄少天顿了一下,“晚上吃什么呀?”

喻文州见他不想说就没再追问,接过了话题。

“少天想吃什么?今天在外面吃吧,请你吃大餐?”

“哎呀今天怎么这么好?送衣服送裤子,还管请吃饭。喻文州你不是想泡我吧?”黄少天打趣,这梗只有他们两个懂。

喻文州愣了一下,也忍不住笑起来。他看了一下车窗外,凑过去亲了黄少天的脸颊,大大方方的回应:“是啊,好中意你。”

黄少天红了老脸,想说喻文州幼稚,想了想还是自己先起得头,就没说出来。

老夫老妻的还玩这一套,这……生活的情趣,咳。

喻文州发动车子,这次也没问吃什么,心下了然,直接开车上了大道。

 

两人互表心意那天,就是以上场景。

那天是周末,喻文州表示合作愉快,既然案子结束了,就请黄少天吃顿饭。

那时候已经是很暧昧的状态了,但是窗户纸就那么贴着,就是没人来捅破。两边的下属都以为自家老板牵手成功,实际上这两人连手都没拉过。

黄少天选的餐厅,是一家老字号的鱼丸,就在闹市的商业街旁边。

吃晚饭看着天色还早,黄少天提议去逛一下商场。

黄少天买了一双短靴,然而衣服和裤子都是喻文州付的钱。

其实黄少天没想着让对方付钱,不过试好衣服后,导购小姐表示您男朋友已经付过款了。

这称谓听着舒心,黄少天咧嘴笑笑没反驳,穿着一身新行头出了商场。

喻文州看起来没什么变化,不过腕上的手表换了黄少天给他选的新款。

车开到黄少天家楼下,喻文州下车想给他开门,结果黄少天动作比他快了一步,已经站在车门外了。

黄少天笑嘻嘻地看着喻文州,双手插进口袋,问道:“送衣服送裤子,还管请吃饭。喻文州你不是想泡我吧?”

如果喻文州有透视眼的话,就可以看到插在口袋里的手攥得紧紧的,出了一手心的汗。

可是喻文州没有,他只能看见月光下黄少天脸是红的,右耳的黑曜石耳钉在夜色里兀自闪烁。

于是他凑过去亲了他,大大方方的承认了。

“是啊,我中意你,少天。”

 

“哎你说那时候,我怎么就脑子犯浑站在楼下说呢!我就应该坐在车里不出来的!”黄少天悔不当初的只有这一件事。

喻文州不住这里,两人腻腻歪歪一会儿就离开了,黄少天可是住了好几年,回到家就被爸妈一顿集火要求老实交代。

“谁知道爸妈都在楼上看着呢?我可是不知道的。”弯了弯嘴角,喻文州表示一点也不介意这件事。

两人故地重游,在小巷子里吃了鱼丸。饭后黄少天一脸满足的拉着喻文州逛商场,再次表示鱼丸好吃。

“原来养了个吃货。”喻文州打趣。

“哦,有意见呀?”

“怎么会呢,求之不得。”

“养不起就和我说,换我养你。”黄少天笑眯眯,颇有金主包养小白脸的味道。

“好啊,让你养。”喻文州同样笑眯眯的回了一句。

 

 

回到家里的时候,已经有点晚了。喻文州督促着黄少天洗澡,自己下楼倒了一趟垃圾,洗漱完毕就去睡了。

梦里黄少天看到自己被送进产房,从早到晚被折腾了一天,疼得要命,被折磨的半死不活才生出来娃。

结果医生抱过来让他看了一眼,黄少天一下子吓醒了。

怎么是个圆头圆脑的小狮子啊?!

 

吓醒的黄少天睁开眼,松了一口气,幸好是梦。

扭头看见送衣服的人睡的正沉,心里又有点来气,都怪你啦!

看了眼闹钟才6点,不忍心叫醒他,黄少天想了半天也想不出要做点什么,最后泄了气又拱进喻文州怀里睡了过去。

迷迷糊糊地,黄少天觉得,那个狮子吧……其实还挺可爱的……怎么说自己也生了一天,有点感情了……

 


 

 






*然后,那个小狮子,其实我逛淘宝看到的一个,很喜欢的书挡……长这样

我觉得又英俊又帅气!!!还有个棕色款的没有这个帅!【呸。

评论(27)
热度(1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