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 中 酒 馆

神州沉陆,百年双照。

【喻黄】怀孕期间可以吃香菜吗? 12

【12】

 

*避雷注意!!!ABO生子

*纯情狗血撒糖不要钱

*黄少天孕夫日记

11→http://sijiu499.lofter.com/post/210192_2d7db45

13→http://sijiu499.lofter.com/post/210192_2f17e72











天色沉沉,日光在云间隐隐透着丝丝金线,暧昧难明。

北方的深冬冷冽寒风刮过大地,卷起干燥的风,连同枯叶和化雪后黑渍的灰尘盘旋在上空。喻文州戴着口罩离开了公司。

忙了一个星期,年关前各种忙乱,他干脆熬了两个通宵和同事一起收尾,全部结束后抬头发现天已经要亮了。

今年的春假他无论如何也要休的,特殊时期特殊对待。趁着早班高峰期还没到,喻文州收拾了一下办公室的文件,就开车回家了。

因为最近太忙,黄少天看着早出晚归的爱人也不想让他折腾,就叫了黄妈妈来陪着,平时做饭打扫之类的有个人照应着,喻文州被赶去了公司住。

早早做完早早回家享受人间温情,这个道理两个人都懂。

虽说喻文州对食物要求不高,但是想到黄少天生产后的做饭问题,总不能一直麻烦两位妈妈,所以他也认真进修了一下厨艺,至少已经知道了孕夫生产后该做些什么饭伺候着。这件事因为年底公司出账被打断了一阵子,喻文州准备等放假了再继续。

路上等红灯时经过了一家婴幼儿产品专营店,喻文州侧头去看橱窗。早上还没有开始营业,橱窗里的小模特和小孩子的可爱海报看的喻文州有些晃神。上周孕检的时候医生和他们说了胎儿性别,是男孩儿,他们可以开始准备孩子出生穿的衣物了。

八个月,一转眼都八个月了。喻文州以为自己做好了准备,用十个月等待孩子的到来,用十个月来预习如何做一个准爸爸,但是真到了临门一脚,却还是觉得慌乱。

这件事他没有任何经验,而网上的经验和现实里亲友的经历都无法让他足够信服。

说白了这件事上他做不到绝对理性。

他看了很多生产当天准爸爸应该做的事情,但是没有一个让他满意。

毕竟是别人的生活和别人的经历,照搬照抄学习来的,缺些东西。

指示灯变换时喻文州发动车子,脸上静静地看不出什么想法。

经过菜场时喻文州下车买了豆浆油条,想了想又带了一份甜豆花,黄少天昨天和他通电话的时候提过,有点想吃。

这个阶段的黄少天被喻文州宠着,理所当然的回应喻文州的温柔,也使劲儿的对喻文州好。

他们都发现这份爱里不知不觉掺杂进来了亲情,这起因是孩子的到来,但发展却是两人点点滴滴加油添醋逐渐发酵出来的。

喻文州到家的时候,屋里还很黑,只有玄关的小夜灯为他亮着。喻文州轻手轻脚换了鞋,放下公文包,先把早餐放到餐桌上,再去卧室看了看。

黄少天睡得很沉,微张着嘴,还流了点口水。很久没剪的头发有些长了,刘海盖过眉毛,细碎的落在鼻梁。喻文州看着看着就忍不住微笑起来,伸手将黄少天的刘海拨了一下,又把他的胳膊放回被子里。

黄少天醒了一下,手又伸出来拉住喻文州,“回来啦?再陪我睡一会儿……”

喻文州拍拍他,“我去洗个澡,昨天通宵的。等下陪你睡。”

黄少天揉揉眼睛坐起来,“那我等你。”

喻文州笑了笑,“那你干脆先起来吧,等下帮我搓搓背。”

黄少天乖乖地点头,眼神还有点呆愣。

虽然脑子还有点反应不过来,不过黄少天已经挺着肚子下床了,“你先进去洗吧,我给你拿衣服。”

喻文州也没推脱,就去浴室了。他两天两夜没怎么睡觉,实在是太累了。

黄少天进浴室的时候,喻文州背对他低着头冲头上的泡沫。

“衣服我放门口了啊?”浴室内水气氤氲,花洒开着,他的声音听起来有些不真切。

“行的,你先刷牙吧。”

黄少天拿起牙刷挤上牙膏,顺便给另一只牙刷也挤上牙膏,等喻文州洗完头就能直接刷牙了。

黄少天靠着洗漱台,光明正大的看着喻文州。

“里身柴还是啦吗厚(你身材还是那么好)。”一嘴的薄荷泡沫,声音却泛着酸。

喻文州笑了笑,“等你生完孩子我陪你去做健身。”

黄少天撇撇嘴,吐了嘴里的沫子,哐哐哐的涮起杯子。

“你看我妈,生完我之后就恢复不过来了,那个腰,比得上小区后门那棵老银杏树了。”漱了漱口,黄少天又说:“这方面总是有遗传因素在,万一我身材就这样了,你可不能嫌弃我。哦我这还是给老喻家添了个大孙子,你要对我不好我就让我儿子打你。”

喻文州失笑,“身材回不来也没关系,正好降低了我的危机,省得有人成天惦记我媳妇儿。”

“谁是你媳妇儿啊说清楚!”黄少天炸毛了,不过这话呼噜的他还挺舒服,“喻文州你说清楚啊,谁给你做小媳妇儿了。”

“好好好,那我是少天的小媳妇儿。”喻文州冲干净了头发,伸手要接黄少天给他的牙刷。

“哎呀我这媳妇儿真幸福,我还得伺候着刷牙洗澡。”黄少天拿着牙刷吊着喻文州,就差那么一点距离,不准备给了。

喻文州挑挑眉,也不说话,径直跨出浴池走过来。

黄少天最近受到的直面视觉刺激太少,面对这一副宽肩窄臀有点招架不住,“你你你出来干嘛?”

喻文州笑了笑,“妾身来谢谢相公伺候啊。”说着就低头吻了过去。

黄少天被吻的有点喘,脸上飞红,低低啧了一声,“喻家小娘子耍流氓啦!”

喻文州拿着牙刷刷起来牙,也不理会他,只是一味笑着。

这时突然传来敲门声。

“少天你起来了?”是黄妈妈。

两人都收敛起来,差点忘了还有家长在。

“妈,文州回来了,洗漱完了我俩就出去啊。”黄少天回了一句,这边手上开始推喻文州去冲水,这要着凉了。

两人都加快了速度,一会儿就都出来了。

“妈,我回来了。”喻文州和黄少天走进餐厅,打了个招呼。

黄妈妈正在热早餐,也没回头,“回来啦?这豆浆是你带回来的吧?我起来看到桌子上的东西就知道你回来了。你们先坐,我再把豆浆煮一下咱们就吃早饭。”

喻文州帮黄少天拉开椅子,扶着他坐下,自己就在一旁随意坐下了。

“干嘛还要煮啊,直接微波炉热一下就好了嘛。”黄少天问。

“哎呀这豆浆煮不熟喝了要中毒的,我这不是不放心我孙子吗?”

“文州你看,这是亲妈吗?”

“哎我说你这小兔崽子、你这个孩子是不是没事找事呀?”

两人你一句我一句的拌起嘴来。

喻文州支着头看黄少天非常有活力的样子,缓缓闭上眼睛。

 

黄少天突然发现喻文州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一下子闭了嘴,黄少天也趴着看了一眼喻文州,睡着之后这人一脸疲态,眼下也有淡淡阴影。

心疼了一下,黄少天推了推喻文州,小声起来,“文州?起来啦……吃过饭再睡。”

喻文州皱了皱眉,非常困难地睁开双眼。

吃完饭后喻文州本想刷碗,结果还没开口就被黄妈妈赶回卧室去。

黄少天也跟了进来。

“说好了陪我睡的。”自顾自的说了,黄少天踢掉拖鞋爬到床上。

喻文州嗯了一声,也躺过去。

然后他想起来还没给自家宝宝打招呼,又坐起身,摸了摸黄少天的肚子,俯下身亲了亲。

“好几天没看见你了,爸爸很想你。”

黄少天看着喻文州,轻声说:“他也想你,肯定的。”

还没说完肚子就被踢了一下。

两人同时笑了,“哎你想不想我啊,怎么只说想宝宝,宝宝他老豆不开心。”

喻文州看着他,目光温柔,“想啊,怎么不想。”

“明天陪你去做孕检。”喻文州闭着眼,睡着之前还不忘说这件事。

“好好好,今天休息好明天一起去。”黄少天看着他,无声地笑了起来。







评论(9)
热度(1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