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 中 酒 馆

神州沉陆,百年双照。

【喻黄】怀孕期间可以吃香菜吗? 13

 【13】


*避雷注意!!!ABO生子

*纯情狗血撒糖不要钱

*黄少天孕夫日记

12→http://sijiu499.lofter.com/post/210192_2da30bb

14→http://sijiu499.lofter.com/post/210192_3248783














黄妈妈在家里又住了一周,期间喻妈妈也来过几回,陪着黄少天聊聊天,讲讲临产待产的事,然后最重要的,是教喻文州做饭。

两个人都放假了,按理说是难得好时光,可惜黄少天却不太如意。

他现在肚子大的已经看不到自己的脚面了,有时半夜还会醒来,因为脚抽筋。喻文州因此也成了全天保姆,随时照顾着。

这天半夜正是好眠,黄少天却被抽筋疼醒。他原本侧躺着,双腿夹着孕夫枕,腿抽筋之后他迷迷瞪瞪的想要起身,低低唤了喻文州的名字,起身扶着他站一会儿。

说是站着,黄少天整个人都困得睁不开眼,几乎压在喻文州身上了。喻文州也知道黄少天最近辛苦,有些心疼。

过了一会儿黄少天皱着眉说好了不抽了。说完就想爬上床去睡。喻文州拉着他让他去上了一趟厕所,因为胎儿压着膀胱,起夜也变得频繁,干脆醒来了就一次解决。

“再也不生了……”黄少天躺回床上,“腰好酸啊啊啊……”

嘴里像咬着被角一样说话含糊不清,喻文州支起身子摸摸他的脸,“睡吧。”

九个月,眨眼的事了。

 

今天最后一次去做孕检,黄少天站在门口等喻文州来给他穿鞋子。他早已经不能蹲下身自己系鞋带了,脚开始浮肿也换掉了需要鞋带的鞋子,以防万一。

喻文州第一次蹲在他面前给他穿鞋子的时候他还感动了一下,现在……现在已经看不到发顶啦,肚子太大了。

喻文州把黄少天裹得严严实实,确认除了眼睛没有露出来的地方后才牵着手出门。

“我今天早上,看到宝宝的手了。在我肚子上滑了一下,就这么小。”黄少天伸出没有牵着的那只手比给喻文州看。

怎奈举到眼前才发现戴着手套,棉花蓬松的裹在手掌,比划不出来。

……

“哎,你别笑啦。”黄少天自己也没忍住,这手带上手套看起来就像一只熊掌,胖乎乎的,连手指都分不出来。

“下周要住院吗?”两人现在也很少开车了,就慢慢的溜达着去医院,好在也不是很远。进入八个月之后因为担心胎膜早破,两个人都变得小心翼翼。

“看你反应?医生说最好是有生产征兆再住院……可是我们又不太了解这回事。”喻文州顿了顿,“妈妈下周说过了一起住,看着你,以防出现什么意外。”

“好啊。”黄少天突然叹了口气,喻文州转头看他。

“你今年生日都没好好过,我都没给你送礼物。”黄少天想想觉得有些遗憾,纪念日生日什么的他倒是不是那么在意,但是错过了就算弥补也不是那天的情景了,总是有缺憾在。

“没事的,你肚子里的不就是最好的礼物吗?”喻文州笑了笑,两人都戴着口罩,黄少天只能看到喻文州弯弯的笑眼。黄少天哈了口气,白色的热气呼出来就没了,眼前还是喻文州在笑,“那今年送你个这么贵重的礼物,我明年可没得送了。”

“你肯和我在一起,就是最好的礼物了,别的我都不在意。”轻描淡写地说着甜言蜜语,平淡的像是喝了口水一般。

“喻文州你都不会脸红的呀?”黄少天看着他这样大方的做派,自己都不敢不好意思了。

喻文州笑了笑,眼底一片清明坦荡,“我脸红了呀,口罩戴着你看不见而已。”

黄少天不信,说着伸手就要去摘他的口罩。

喻文州压着他的手不让他动,抬头看了一下空旷的街道,隔着口罩吻了吻他。

黄少天脸红的都要冒气了,紧张地往四周看了一下,“你你你老是耍流氓。”

然后飞快的吻了回去,回了个挑衅的眼神。

喻文州愣了一下,看着已经走到前面去的人,笑着跟了上去。

 

“妈,这个要带吗?”黄少天坐在床边,看着喻妈妈在整理要带去医院的东西。

明天他就要去医院待产了。

虽然还有半个月才到预产期,但是两个人都很紧张,双方妈妈也都建议先去医院,万一临时有事比较方便找医生。

“这住一天就要快两千块呀……好贵。”黄少天被要求坐在一旁看着,百无聊赖就拿起了住院的单子看了起来,喻文州今天开车去医院预交了费用。

喻文州蹲在地上帮喻妈妈叠衣服,顺便带一些黄少天的贴身衣裤,这个黄少天可不好意思叫喻妈妈来收拾。

“现在的医院不都是这样嘛,哎呀少天别心疼钱,刷文州的卡!”喻妈妈难得心情好,也说起了玩笑话。

“妈你这话说的可不对,文州的钱也是我的钱啊,我心疼。”黄少天又笑嘻嘻地看向喻文州,“文州用私房钱交的费我才不心疼。”

“那可让你失望了,我没有私房钱呀。”喻文州挑挑眉,抬头看他一眼。

黄少天也不接话,开始摸着肚皮和孩子说话。

之前医生说尽量模仿小孩子的声音和孩子说话,有助于培养孩子和他的亲切感。

第一次开口的时候还有点不好意思,再后来就习惯了。

前天他们在客厅坐着听音乐,喻文州录了一段黄少天说话的视频发到微博好友圈,又被轮番轰炸了。

大意是,黄少天竟然也有这么慢的语速,这么可爱的时候,真是大千世界无奇不有世事难料人在风中飘……什么啊!?

黄少天上微博的时候被私信和at炸的有点懵。

【切,你们笑什么,别一副世界变了的样子。告诉你们,这是父爱的点滴日常![呲牙/表情]】

黄少天迅速发了一条微博,也没回那些评论,手机扔到一边,接着享受喻文州的按摩。

晚上的时候黄少天觉得胃有点不舒服,但是也没有办法,喝了一杯热牛奶等了一会儿就睡下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胃的问题,睡得不是十分安稳,黄少天做了个噩梦。

他被推进手术室后被通知难产,只能保一个。他疼的冷汗直流,心思兜兜转转却疼的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医生进来说喻文州签字了,保大人。结果又大出血,挂在了手术台上。到头来一个也没保住。黄少天就那样飘了起来,心说我知道这是梦,没事。但是心里有泪却流不出来,憋得难受,飘出手术室又看到喻文州双手捂着脸坐在长椅上颤抖,想要抱抱他却发现根本感受不到喻文州的体温。这才一下子哭了起来。

醒过来还在抽泣,黄少天莫名的觉得自己委屈,伸手抱住有些惊慌失措的喻文州大哭起来。

其实也就是哭一哭就好了,最近他的压力不比别人少。生儿育女这么大的事,人生有可能也就这么一次,难免手足无措。而黄少天一直没说过,压着也不是什么好事。

喻文州就那样抱着他,手在他背上轻轻拍着,哄了一会儿黄少天才平复心情。

“喻文州,要是只能保一个,你一定要保大人。”黄少天没头没脑的来了这么一句。

喻文州不知道黄少天怎么了,但是肯定和刚才的噩梦有关。他柔声说好,肯定保你呀。

如果你不保大人,我不知道以后还有谁能陪在你身边,抱着安慰你了。

所以你一定要保大人啊。






*今天太短了……晚上做了个宣图有点耽误了!我我我认错qaq

*200粉的点文明天我挑一个决定一下……这周可能能写出来,写不出来就下周了……这周末要去漫展浪极其担心自己的手速……【x

评论(30)
热度(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