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 中 酒 馆

神州沉陆,百年双照。

【喻黄】未完成恋爱

*永远写不够的暗恋梗

*那些年我们一起吃过的雪糕

插个BGM,建议配合食用(*/ω\*)









 


再次见到喻文州,是黄少天万万没有想到的。

喻文州这三个字对于黄少天漫长而短暂的前二十六年人生来说,是无法忽视的存在。

文艺青年讲,是张爱玲笔下的白月光和朱砂痣。

普通青年讲,虽然都是人,但是完全是两种人生……我给你~最好的疼爱~是手放开~~好吧一不小心就成了杀马特青年了。

他们从小住对街,喻文州一家子都是大院的,爷爷是老党员,父亲是法官,他自己……从小也是按照根正苗红一心为人民服务的路数培养的。

大院子弟讲究的是亲民,住房从来隐藏在不显眼的地段,附近的吃住行一条龙都是不求最好但求方便。对街是非常普通的小区,黄少天一家都是没权没势的,爷爷农民,父亲是做生意,他自己……从小就没被规划过人生,按照黄妈妈的话说,放养政策。

一条蓝雨街,大马路中间分,北边是喻文州的人生,南边是黄少天的人生。喻文州从小上的是市里最好的小学,最好的初中,最好的高中,自己考上了市里的本一大学,接受的都是一等一的教育资源。黄少天从小上的是居住地所在划片儿分的小学,初中,高中,大学……他没考上。

两个人说不上天差地别,但不出意外,人生不会有什么交集。唯一勉强扯得上的大概就是,黄少天暗恋喻文州,一向没心没肺的他难得的坚持下来了这个习惯。

但是上帝之手轻轻一推,一场意外发生了。

 

喻文州躺在床上,脑子一片空白,他喝醉酒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宿醉的结果似乎非常严重……他偏头看了看躺在身侧的青年人,挑染的亚麻黄的头发,白的透骨的皮肤,还有那枚无法忽视的黑色耳钉……这完全不会是他平时接触的类型的人。

皱了皱眉,喻文州醒来后就感觉到被单下自己是浑身赤裸,隐约觉得和还在熟睡的青年人可能发生了什么,一定不会是太好的事。昨天他下班,新来的同事邀请他去酒吧庆祝生日,他一向不会喝酒,也一直保持着清醒。等到吃饱喝足一行人准备转移阵地去ktv的时候,他就先走了。唯一会出问题的环节,是他在门口遇到了一个陌生人,因为失恋而崩溃,拉住他非要请他喝酒。

他勉强喝了一杯,然后就醉了。

喻文州起身,发现衣服还算整齐地放在床头,一边思索一边穿衣服,穿好之后发现床上躺着的人醒了,一双大眼睛瞪得圆圆的,一脸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样子。

“我……能问个问题吗?”那个青年非常慎重地开口了。

没错这个青年就是黄少天,当然他绝对不是处心积虑伺机埋伏趁机下手和喻文州419的那种人,这一切都是个美丽的意外,意外。

……别看我了真的是意外啊!!!黄少天一脸的悲愤,喻文州的眼神深深伤害了他的少男心,明明我才是被【哔——】的那一个好吧!!为什么你一脸受伤!!!

“你想问什么?”开口发现自己声音都有点哑,喻文州皱皱眉,昨晚到底多荒唐?真是细思恐极。

“你记得昨天晚上的事吗……?”黄少天有些艰难的咽了咽口水,他嗓子有点疼,昨天晚上好像太激动了。

喻文州非常诚实的回答道:“不记得。”

黄少天隐隐有些失落,同时松了一口气。“没事没事,其实我也不记得了。嗯咱们就当做这是一场美丽的误会吧哈哈哈……”

“你也不记得?这不太好,我觉得……嗯我是不是应该负责?”喻文州仔细的想了一下,虽然有点不厚道,但是总觉得吃亏的不是自己。

黄少天本来很萎靡的,听到这话脑袋一下字抬了起来,“啊?!”

喻文州说!!!要对我负责!!!!!!!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要死要死要死!!!

佯装镇定,“咳,这不太好吧……这件事没有对错的,真要说我们两个都有责任、”

喻文州笑了一下,“那换你对我负责?”

他觉得这个青年有点好玩,像个红气球,脸红的快要爆炸了。和这身成熟时髦打扮对比之下倒是有些少年人的青涩可爱。

大概这就是反差萌吧。

红气球在被单下穿衣服,试图拒绝,“我真的……没事。不用负责,都是大男人讲这个做啥。真的要说实在的,不如你请我去吃个饭看个电影什么的呢,我是个很实在的人、啊。”黄少天一脸“哎呦卧槽我怎么说出来了”的表情,有点心虚的瞟了一眼喻文州。

那人还是站在一旁,一脸看不出心情的笑容。

“那我请你吃饭吧。”再顺便看个电影。

非常奇妙的一种感觉,喻文州觉得这种先做后爱的模式说不定也可以,虽然风险有点大,对象有点挑战,但未尝不可一试。

黄少天则带着一种复杂的心情,点头答应了。

 

因为这种尴尬的经历横亘在两人之间,所以吃饭的事约在了一周之后的周六,好歹也要给人一点时间消化一下,然后遗忘掉不光彩的形象再……进一步了解。这一周内喻文州还很贴心的问他要不要去医院检查一下,避免染上什么疾病,也对身体好。黄少天羞愤地选择了无视,然后自己一个人去医院检查了。

他们用超级纯情的方式断断续续的联络,没错就是发短信。打电话什么的黄少天觉得太羞耻了,只有真正的小情侣才会整天煲电话粥。

喻文州是大学教务处职员,平时严格要求自己,手机都是吃饭的时候才会掏出来的那种。黄少天则是个自由人,经营一家乐器行,每天没事就在玩手机。虽然作为老板的他只会嘣两下吉他弦儿,但是挡不住他追求艺术的脚步,也能做到唬唬人的程度。黄少天虽然不打电话,但是发短信手速飞快,喻文州觉得自己的信箱都要被黄少天占领了,但是这种感觉吧……还不赖。

周末出门前喻文州打了个电话过来,这也是他们这一周内第一次通电话,黄少天正把衣柜试了个遍,手忙脚乱的从衣物里找出手机接通。

“喂,是少天吗?”

——是是是,你要出门了吗?

“还没有,我是想问……我用不用去接你?我开车去。”

——咦你要开车吗?开车就不能喝酒了呀、哎!

黄少天意识到自己说了句了不得的话,尴尬的笑了两声,不敢再进行这个话题。

——没事没事我们吃饭就好啦,那你开车好了。

“你家在哪里?我去接你?”

——我家在……我家就在你家对面。

黄少天这才反应过来,接啥接,这不就在对面住吗!

——你就在你们小区门口等我就好……我出来过个马路就是你们家了。

喻文州温声回了一声“好”。

 

吃饭的时候喻文州发现黄少天很紧张,吃个火锅,他加一口菜都要看自己一下,有一种带了一个听话的儿子出门的感觉……而且这个儿子还很容易脸红。喻文州诡异的想,难道我很可怕?

“有些事,过去了就过去了,你不用一直记着……”喻文州看着黄少天,非常诚恳的希望他别这样看他了,他都不好意思吃饭了。

黄少天哽了一下,“哦哦,其实我看你不是怕你……我就是想看你,长得帅就让我看看嘛也不会掉快肉。”越说脸越红,真可爱啊。喻文州不由笑了,“那你看吧,可以光明正大的看,吃完再看也来得及。”

黄少天觉得自己的脸皮太不争气了,明明是些很帅的台词,偏偏他的脸背叛了他,伐开心。

吃完饭喻文州很自然的带着他上楼买电影票,黄少天内心开始翻滚,心头的小狮子又跳又叫的。

这是约会吗!!!喻文州带我去看电影!!!从电影票只要两块钱的时候就开始做的美梦终于在电影票八十块的时候实现了!!!

“啊,我忘了问你喜欢看什么类型的。”喻文州走过来,拿起两张电影票给他看。

不是爱情电影差评。

“科幻片挺好的,我喜欢!”黄少天抽走一张票,一脸淡定的往检票口走去。

没走出两步就被喻文州拉住,笑声从背后传来,“你能不能不要这么紧张?”

“我没紧张呀真的。”黄少天转头看他,眼里都是喻文州,“真的。”

“电影还有一个小时才开始,你看看时间?”

黄少天脸又红了。

看完电影出来已经十一点多了,大夏天的,这种时间也不会凉快到哪儿去,回去的路上车里还是要开空调。

车开到黄少天家小区了,黄少天还在放空自己,他跟自己说是因为外面太热了他不想下车……嗯就是这样。

喻文州也没有请客出门的意思,熄了火,空调还嗡嗡的运转着。

“黄少天,你是不是见过我?”

“啊?”

“我应该……没有和你说过我家在哪里吧?”

“!”

黄少天这才反应过来,喻文州没和他说过他家住哪里,结果下午他就跟人家说你在家门口等我吧……笨死了。

坏菜了,黄少天还在想着怎么跟喻文州解释这事儿,喻文州就又扔了个炸弹过来。

“你是不是喜欢我?”

刚刚是不知道怎么回答,这次干脆是不敢回答了。黄少天红着脸,这个问题真是敏感啊,车载空调的凉气可劲儿往他脸上吹,都无法让他降温。

“那我再问最后一个问题、”

喻文州侧身趴在方向盘上看他,黑漆漆的眼睛里映着一个黄少天,轻声道:“我想问你,愿不愿意和我试一试。”

仿佛满天的银河都倾泻下来,砸的他心口疼。

黄少天眼睛亮晶晶的看着他,突然没头没脑的来了这么一句。

“喻文州我请你吃雪糕吧。”

“吃完雪糕我就答应你。”

 

十年前,喻文州十六岁,在便利店买雪糕,突然闯进来一个汗津津的少年,可惜冷柜里只有一根雪糕了。

“你买吧。”喻文州笑了一下,“我其实不是非要吃,买水也一样。”

“哦哦谢谢啊,哎我真的是太热了,刚打球回来。我回来请你吃!”

“好啊。”

 

“好啊。”







评论(18)
热度(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