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 中 酒 馆

神州沉陆,百年双照。

【喻黄】蓝雨镖局之堪折枝 4(完)

*武侠paro

      *可算摘了这朵黄花大少天  






【蓝雨镖局·堪折枝】3


归去一路无事,走到山前,杏花落尽桃花又起,路边景致依旧,人也依旧。

黄少天想,就这样也好,一直做蓝雨的二当家。

半年后,他们收到了唐柔送来的请帖。

景王世子大婚,聘娶唐门唐书森长女。

喻文州看着那请帖,感慨了一下物是人非,唐柔终究是顾全大局的人。

黄少天拿到请帖后也愣了一下,真是好快的婚事,年初才订下的,这就要成婚了。

“文州,我们去吗?”黄少天晃了晃手里的请帖,询问喻文州的意思。

“怕是要抽不开身,况且我们去……似乎不太合适?”喻文州微微一笑,看到黄少天眼底的失望,“不过……请个假也是可以的。”

黄少天欢呼,“文州你真好!够意思够意思!”

“于公于私,唐小姐都是我佩服的人物。”喻文州轻轻讲道,“希望杜公子能对她好些。”

“我可听说,杜明杜将军可是很中意唐家小姐。”黄少天得到喻文州肯定答复,喜悦的心情都写在了脸上。凑到喻文州跟前八卦起来。

“京城茶楼都在传呢,唐小姐从河南道直直去了京城景王府,和杜公子不打不相识,结缘了。哦不过唐小姐好像对他不怎么有兴趣。”黄少天耸耸肩,“我猜她还没走出情伤。”

喻文州对这些八卦其实兴致缺缺,但是见黄少天兴冲冲地样子,也不忍开口扫了他的兴致,就在一旁默默喝茶听他讲,就当去茶楼听说书了,还省钱。

“我倒是希望……唐小姐能和杜公子两情相悦。”静静听了一会儿,喻文州淡淡说起来。

“哦?”

“家大业大,亲事已是由不得她,若再一辈子不开心,实在是太苦了……他这样的人,和杜明其实算是一类人,身不由己。”

“但愿吧……”黄少天不由得也深深叹了口气,“话本里的才子佳人故事都不能信呢。”

 

喻文州见他一副感同身受的模样,打趣道:“少天这么伤感,莫不是有了喜欢的人?”

黄少天还没走出愁绪纷飞呢,随意的接了话,“啊,有啊。可是不能告诉他。”

喻文州被这么直接的他搞得有些讶异,正正经经地轻声问起来“为何不说?”

黄少天垂头安静了一阵,生出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我想……我不说他大概也是懂的。”

喻文州眸色加深,一双桃花眼微眯起来,“你怎么知道他懂?”

黄少天慢慢靠近了喻文州,深吸了一口气,与他面对面的对视,“那我问问他,他懂吗?”

喻文州低低笑了,将人带进怀里,抬头不看他。

“大概吧。”

 

杏花都谢了,可幸好桃花还开得正好。

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花谢空折枝。


—【蓝雨镖局·堪折枝·完】—




*混个结尾~其实昨天应该顺着写完的,懒了

评论(10)
热度(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