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 中 酒 馆

神州沉陆,百年双照。

【喻黄】某一天

*abo生子后育儿日常设定

*承接前文,没看过也不妨碍(。

 

 

 


天色将明,玫瑰色的软云里包裹着晨光,浸泡在浓厚的白色雾气中,初春的城市还有些许冷意。

黄少天睡得昏昏沉沉,他的伤口已经基本愈合,但是气色并没有恢复的很好。

孩子晚上基本两个小时就要哭醒一回,白天还好说,夜里熬着实在是受不了,凌晨三四点的时候眼皮都黏在一起,还要起来冲奶粉,喂个奶折腾得简直要命。

从医院回来的前三天,黄少天还能坚持孩子一哭就能醒,后几天已经有点余力不足,干脆踢一脚喻文州,反正冲个奶粉又不是需要母乳,谁起来都行嘛。

这一点上,黄少天对喻文州的佩服达到了婚后生活的一个小高峰,因为只要黄少天伸脚踢一下他,喻文州马上就能坐起来,不管是深夜熟睡时刻,凌晨深睡时刻,还是黎明前夕的困倦迷蒙时刻。这让黄少天多次感慨幸好这个可怕的人是自己人,冬天能准时从被窝里出来算个鬼?!喻文州这样的才是真的厉害。

虽说现在黄少天养成了触动喻文州起床开关的习惯,但是喂奶的时候还是会看着,睡眠不足加上日夜颠倒,他的产假过得也不是那么安逸舒适。

咿咿呀呀的声音突然又响起,黄少天条件反射的抖了一下,闭着眼睛伸手去摸床头的台灯,右脚蹬了一下喻文州的小腿。

被窝右侧嗖的一声灌进冷风,黄少天也渐渐睁开眼,“文州早啊,宝宝又哭了。”

“嗯,该换尿布了。”喻文州起身把孩子从婴儿床里抱出来,放在黄少天身边。“我去拿尿不湿。”

黄少天便打哈欠边点头,“顺便把保温杯拿来。”

孩子很乖,只要被抱起来就不会哭闹了,黄少天揉揉眼睛,把自己儿子的包被拆开。

“宝宝早上好啊~老豆给你换尿布好不好?是不是饿了呀,爸爸马上就给你冲奶喝。”

喻文州一手拿着尿不湿一手拎着保温杯走过来,笑着说道:“你也醒了呀,大宝宝?”

黄少天撇撇嘴,“说得好像我昨天睡得很好一样,你起来的时候我也没自己睡好吗!我还等你呢。”伸手把尿不湿拿过来开始换。

“哎,现在这小孩子真是厉害啊,双向收费,吃也要钱拉也要钱。”

他们买的尿不湿算是比较贵的了,不过据说透气性好,现在一天差不多要用十几片,一片能划到2块钱左右。奶粉更不用说,一个月就要四五千,没一项能省下来钱的。

黄少天摸摸儿子的小脸蛋,恶狠狠地说,“幸好你老子还算有钱养得起你,小没良心的花我的钱还不让我睡好觉!”

宝宝睁着大眼睛眨巴眨巴看天花板,无辜极了。

喻文州看着黄少天孩子气的样子就想笑,“有本事你别起来啊,他知道什么呀你就冲他发脾气。”

“哦哦心疼你儿子啦!我说两句还不行吗——喻烦烦你听见没啊你老爸心疼你呢,我这个可怜的,生完你就被扔一边,真是有了儿子忘了娘,这什么爹啊~~~”黄少天声情并茂地唱戏,一手晃着宝宝,手上动作倒是很小心。

“啊……啊呀……”宝宝看着自己老豆表情丰富的脸,完全不理解他在干嘛,蹬了蹬退又伸出手来晃着,表达自己的不满。

他饿了,要吃饭的。

喻文州滴了一滴到自己手背上,感觉水不太热了后就递给黄少天,自己也坐过去看着他喂奶。

奶嘴送到嘴边后宝宝就凑了过去,两只手抓着奶瓶,脸颊上的肉一鼓一鼓的吃着起劲儿。

“感觉又重了点……”黄少天轻声和喻文州聊着,“屁股上肉又多了。”

喻文州伸手把包被掖了掖,不让被角挡住宝宝的脸,“脑袋也圆了啊,像你。”说完笑了一下,“挺可爱的。”

“我脑袋怎么了,”黄少天嘀咕一声,“脑袋圆什么发型都好看你知道吗你知道吗,有什么好笑的哼哼哼。”

怎么生完孩子自己倒是越长越回去了呀。喻文州暗自摇头,自己养了两个祖宗在家。

伸手揉了一把黄少天的头,“恩,你脑袋也是挺圆的,不过该洗头了。”

之前身体虚就一直没洗,半个月了黄少天从最开始的无法忍受到现在的无畏无惧……都快忘了自己还有头发这回事了。

“我妈说不让洗,坐月子怕着凉。”黄少天想了想,“不过我觉得吧……我们把暖气开足一点也行?”

喻文州回了一个可以的眼神。

“等下中午暖和点给你洗头,宝宝吃完你俩再睡一会儿,我去做早饭。”

黄少天点点头,“哎你不说还好,一说我又困了……这几天真的是难受啊你儿子怎么这么能折腾。”

喻文州看着宝宝微笑,“也是你儿子,少天。”

“好好好我的好儿子,咱们吃饱饱睡觉觉~”奶瓶空了之后黄少天就掀开身边的被子把儿子放进去,“早上陪老豆睡一会儿啊,千万别吵我。”

不过宝宝吃饱了就自动睡着,根本没听见叽叽喳喳的黄少天说了什么。

一大一小两个人没一会儿就安静下来,喻文州凑过去亲了亲大的那个,又亲了亲小的那个,满足的出去做早饭了。

 

“冲干净了吗?”黄少天仰躺在椅子上,头靠在椅背外面,让喻文州帮他洗头。

浴室里暖气开的很足,浴霸的暖光也照的小空间里暖意熏熏,再加上喻文州温柔小心地按摩动作,黄少天差点睡着。

“冲干净了,你先别动,我去拿浴巾给你擦头发。”拍了拍黄少天光洁的脑门,喻文州起身去拿浴巾。

黄少天闭着的眼睛撑开一条缝,他其实有点倦倦困意,浴室里温度太高了,有点出汗。放空状态下特别容易睡着,迷迷瞪瞪地看着喻文州又走近,凑过来给他擦头发。

浴巾干燥柔软,又有点阳光的味道,白炽灯光下扬起细微的小颗粒,黄少天眯起眼睛,“怎么不拿吹风机啊,这样擦多慢。”

喻文州温声回他,手上动作也没停下,“怕你吹风头疼,还是小心点为好。”

“文州……我有点困……你这几天真的不困吗?要是一直这样我还怎么工作啊……”

“不可能一直这样的啊,宝宝现在还小,过一段时间就能规律了,至少晚上要让他好好睡觉才行。”喻文州弯了嘴角,“你别睡着啊,等下我可抱不动你。”

“谁要你抱了啊!”黄少天有点不满,“还有你以前都不会说这种话的,你是不是嫌弃我胖了!”

喻文州笑出声,捧着他的脸从上方看他,“嫌弃你不行啦?之前谁说的要我陪他健身?”

黄少天转转眼睛,“那不是计划赶不上变化吗……再说了现在怎么健身,宝宝怎么办?真是的你就故意说这种话给我听的我明白了!”

说完不甘示弱的瞪着喻文州。

“嗯……你这是在使用‘瞪谁谁怀孕’技能吗?”

“…………………………………………是啊你不要打断我。”

喻文州笑笑,“可我怎么看怎么觉得你这像是在索吻呐?”

说完低头亲上去,喻文州是行动派。

“唔……”黄少天被偷袭,“你这是耍赖,转移话题!你说你是不是嫌我胖了!”

喻文州眨眨眼,“你猜?”

“不猜,叔叔我们不猜。”黄少天坐起来平视喻文州的眼睛,眼里闪过一丝光芒,“你摸摸我肚子,根本没胖好吗。”

喻文州被他拉着手伸进睡衣里摸了一把,淡淡地看了一眼,“嗯,手感不错,是没胖。”

“喻文州你手往哪里摸啊,喂喂快停下来!”黄少天夸张地叫了一声。

“演技浮夸,差评。“喻文州的手根本没动,”少天,别臆想了好吗?你身体还没恢复好。”喻文州挑眉看还想说什么的黄少天,打断他再次开口的动作,“我比你更关注你的恢复情况。”

…………还真是很有道理。黄少天觉着这句话仔细品味一下有点问题,越想越觉得哪里不太对。

“好了快起来吧,回床上躺着去。”亲了亲黄少天的脸颊,又取过睡袍给他裹上。

黄少天直到躺进被窝里也没有切换“到底哪里不对“的表情模式,盯着喻文州斯斯文文的侧脸想七想八。

“好了,快睡吧,晚上又要折腾又起不来可别说我没提醒你啊。“

眨巴着眼睛,黄少天没坚持一会儿还是睡着了。

到底哪里不对的问题还是带到梦里再思考吧。



评论(10)
热度(1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