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 中 酒 馆

神州沉陆,百年双照。

【喻黄】这位先生你有病

*瞎看病的忽悠医生遇上经验丰富的老中医

*并没有很好笑,写着写着就跑偏了

 @米莎酱 来看,我可算写出来了




黄少天侧头趴在红木大柜台上发呆,晌午一点的当口,没什么生意也没热闹,这个季节热的蝉都叫不动,人也被暑气熏得厌厌,药香弥漫的店铺里,整个人懒的不想动弹。

大堂里静悄悄没点儿声响,坐堂中医今天请假了,那边的梨花木太师椅上一片空空,剩个脉枕拉在方桌上,鼓囊囊像是下一秒要滚起来。

黄少天盯着圆的脉枕,等它滚。

一秒。

两秒。

三秒。

好吧,看来我没有超能力。

黄少天把脸稍微抬起一点点,转头,换个面儿接着睁眼发呆。

这面柜台上一溜儿的抓药工具, 称量的戥秤,捣药臼子,大算盘,哎镇尺不错。

黄少天目光艰难地移动一下,镇尺蛮凉快的,就是有点远……并不能用眼神拿到。

他忍不住想起了魏老大,要是魏老大在就能给他拿过来了。他一个实习生在店里,除了能抓个药,其他看病问诊一个不行,实在是闲。

做人好没意思啊!

 

突然门帘儿就掀起来了,暑气冲开帘子扑得黄少天一脸,他眯着眼睛一边遮亮光一边扇风。

“老板在吗?我来抓付药。”

抬眼就看见一个白白净净的人走进来。

黄少天第一眼觉得这就是个很普通的年轻人,穿西装,走路稳,脸上没什么表情却蛮有气质的,但是就是普普通通而已嘛。

然而他一开口,明明只是嘴角弯了弯,却好像一下子眉眼都生动的笑起来。

黄少天心里那个脉枕突然骨碌碌的滚下桌沿。

哎哟,不错哦。

 

“先生抓药吗?这里这里,方子给我看看。不看方子不能随便抓药的。”黄少天噌的一声坐起来,把刚进门的人吓了一跳。

“就你一个人吗?”

“是呀就我一个,坐堂大夫今天有事儿没来。”黄少天一改懒懒模样,拿着方子认真看起来。

虽然心里打着小九九,但是黄少天是个有原则的boy,审方计价调配复核发药一条龙服务,手速超快唰唰唰拿起戥秤在后面红木药柜里找起来药。

喻文州觉得这个小孩子蛮有意思的,唇红齿白气色不错,长相是那种颇为讨妈妈姐姐欢心的类型,笑的人心里甜。白色的药剂师工服宽大,领子下面是一截嫩黄色的t恤样子,踩着梯子噔噔噔速度飞快,工作的时候很专心很帅,包药的手也是指尖飞舞,而且包的很漂亮。

这少年在学校大概也是个优等生吧。

喻文州神色不改还是笑笑的样子,接过那张药剂师签字的单子。

黄少天。

黄少天也在那张方子上找到了喻文州的名字。

眼神骨碌碌这么一转,黄少天清了清嗓子。

“这位先生,我看你唇色略淡泛白,是不是有贫血症状呀?”

一边冷静地分析,一边走出柜台,黄少天故作自然道:“我给你把把脉看一下吧?”

喻文州愣了一下,没想到遇到一个热心的小朋友,看看也好,既然魏琛不在,这个下午也是空出来的,就当消遣时间了。

“好啊,小大夫好热心。”喻文州笑着在黄少天的对面坐下,伸手搭上脉枕。

对于黄少天把药剂师的胸牌翻进口袋这件事,他表示,看不见。

“哪里哪里啦,你看我们店的招牌——悬!壶!济!世!我对每个进店的客人都是一样的,师父教导我,对待病人要像春风般和煦温暖,亲切自然和蔼可亲看病抓药有病吃没病坚决不让吃!这方面蓝雨堂有百年老字号作保,不像微草堂假惺惺哒,什么没病补一补身子呀就是想多卖几副大保健,我都晓得!”

这一段话的拉踩捧杀也是听得喻文州哭笑不得,看着黄少天一脸的蓝雨归属感,也只好点点头,你开心就好。

“我的脉有问题吗?”喻文州“贴心”地询问起来。

“啊,啊……嗯没什么问题,就是贫血嘛,也不太严重。我给你配一个食谱——!普!遍!的药补方子!一天喝一碗就好呀。”

嘴一顺差点说错。

其实黄少天没有医师资格,就是纯粹的瞎操心,这个所谓的药补方子就是食谱而已,红枣黑木耳汤,百度一下你就知道。

黄少天推荐他是因为他自己唇红齿白就是这么喝出来的。

至于,一个男孩子要这么红的嘴唇干嘛哦,这个话题黄少天选择性无视了。

让帅哥更帅,美人更美!是我为这个世界的颜控做的!一点点小的贡献!不用谢!叫我雷锋!

黄少天抱着这样那样的小私心开了这张食谱的单子,折好递给喻文州,还贴心的叮嘱起来。

“先用大火再用小火,越熬越黏超好喝哒,冰糖要用大块的那种不要用砂糖,不然容易上火!两个小时差不多就行啦!”

喻文州拎着小方包偏头想了一下,“听起来有点麻烦,店里有熬药的业务吗?放你这里好不好,我家就在附近,每天来拿,钱我付。”

好好好当然好啦每天都能看到你哎怎么不好。

黄少天略为矜持的清咳两声,“可以的,那你跟我来,我给你开个收据。”

眨巴着眼睛嘴角都快笑到眼睛里去了,喻文州再次选择假装没看见。

因为他觉得,这个小朋友说不定还挺有意思的。

 

这之后喻文州每天都来,偶尔碰上魏琛之后,黄少天便会被魏琛用儿大不中留的眼神眷顾一个下午。

本来这个实习工作不是那么有意思,黄少天也感觉略有乏味。毕竟中药铺子不像大医院,人流不算多就算了,还都是妈妈姐姐爷爷奶奶的岁数——每次都被大家用“少天真是嘴甜又乖”的眼神看着,连他自己都开始恍惚他的粉丝群体年龄层了。

所以像喻文州这样基本还算是同龄人的顾客光顾,他很开心。

越是接触黄少天越发觉得喻文州是个让人佩服的,他只知道喻文州做生意,话题却很有的聊,虽然没有诗词歌赋看雪看星星,但是黄少天内心已经滋生出了一股胶着的暧昧喜欢。

他这是第一次有喜欢的人,没发觉之前还能肆无忌惮地玩笑,现在却有些不敢。

每当喻文州笑着看他,他就觉得喻文州是沼跃鱼,自己的喜欢早已被看穿。

然而并没有,松口气再失落一下,然后想起来喻文州,又能笑一会儿。

简直就是标准的暗恋者日常。

不过并没有什么时间心塞喻文州喜不喜欢自己,因为喻文州又来啦!

抱着那罐甜汤出来,黄少天给喻文州盛了一碗,自己坐在对面看他。

快一个月了,黄少天见证了喻文州气色红润万人迷的……全过程。

“你盯着我看做什么?”喻文州倏地开口。

“啊!没有呀我就是看看你气色好多了,以后也不用这么紧着吃了。”

卧槽我在说什么!他要是不来了我还怎么好好暗恋啊!

喻文州挑挑眉,今天店里还是空空,他的声音隐隐带笑。

气氛很好,适合说点什么开心一下。

黄少天被喻文州温吞含笑的盯着,眼神不由自主转来转去。

喻文州忍不住笑出声来,“小大夫,你一个药剂师怎么会给人诊方子的?这行里的规矩什么时候改的我都不知道呀。”

终于戳破这层窗户纸了。

黄少天OAO??“你你你怎么知道?!”

“因为我是个有十多年坐堂经验的老中医了,虽然看起来年纪不大有点好骗,但是我还是认得出你胸牌上实习药剂师这几个字的。”

“……”

“哦,那你为什么不说你是不是有病。”黄少天脸上一下子僵住,简直不知道自己脑子里在想什么。

耍我好玩吗!黄少天恼羞成怒,像是自己的一个梦被人自以为的善意叫醒,有些窘迫愤怒。

“是啊,我是有病。”喻文州却还是那副好好先生的样子。

“什么病?”他下意识的接话。

“相思病。”

黄少天彻底傻掉QVQ。

 

“喂喂喂这位先生有病就治病去啊,你抱我干嘛!”

“我最近看了朱生豪的书。”

“什么?”

“醒来觉得甚是爱你,黄少天。”


-完-

评论(22)
热度(2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