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 中 酒 馆

神州沉陆,百年双照。

【喻黄】一碗肉

一碗喻黄肉要什么名字XDD

昨晚群里发疯,吃了太多肉,我也吐一点给你们

lof大概会被和谐,我放前面一段,后面点链接





黄少天扣着鸭舌帽靠在酒店大堂的沙发上,放松的在玩手机游戏。
贪吃蛇玩了半个小时也没有腻,还总是输。
喻文州这时走过来了,墨镜和口罩,还有一顶淘宝爆款的黑帽子,别人都认不出他,但是黄少天可以。
难得的两人剧组撞在一起拍戏,最近报道两人不和的消息太多,掩人耳目之下两人只好跑到离片场很远的一家酒店见一面缓解相思之苦。
粗暴点讲……就是来开房嘛。
黄少天抬头看了眼走向电梯的喻文州,装作不经意一瞥间又恨不得能细细看个透,拿着手机解锁,关掉,关掉,解锁,手指来来回回的滑着,贪吃蛇已经不在脑子里了,毫不留情的踢出去,剩下的都是喻文州喻文州喻文州。
电梯门开了,喻文州走进去,转个身对着黄少天的方向拉了一下围巾,电梯缓缓阖上门,黄少天想了一下,13楼303,还是不要爬楼梯了。
等电梯再下来,黄少天从沙发上跳起来笔直的,从容的,走过去。
看起来也没有很激动。
3。
2。
1。
看着电梯下降,黄少天咳了一声,手插在口袋里抓着手机,心想要不要给喻文州发个信息调戏一下他。
然后他看到电梯门打开,喻文州站在那里。
黄少天瞪大了眼睛,差点忘了走进去。喻文州很轻的笑了一下,气息低沉频率很对的撞击了黄少天的心,伸手把他拉进来,“想什么呢?”
黄少天保持僵硬。
喻文州在黄少天身后,又按了一次13楼,手放下来后自然地伸进黄少天的口袋里,不出意外地摸到一只汗津津的手。
他微微笑起来,拉着他的手替他擦了擦。
手指不可避免的擦过手指,黄少天突然觉得很烫很害羞,又有点不好意思缩回手,那样多怂。僵着手的后果是手汗越出越多,纵使演技超群脸上看起来很无所谓,手还是暴露了他。
喻文州看在眼里,并没有说什么,只是勾紧了那只手,等楼层到了之后拉着他走出电梯。
黄少天不敢看喻文州,他觉得喻文州眼睛好像会放电一样,噼噼啪啪的电火花声都能听到,看了更会头晕脑胀。
喻文州勾着那只手,拉住低着头的人越走越快,走廊很沉默,黄少天觉得自己心跳砰砰,很想碰一碰前面的人,又有点矜持着不想动。
完了,好像开始耳鸣了。
房卡刷开的声音“嘀”的一下把他拉回现实,黄少天下意识的抬头,已经被喻文州拉进了房间。
门关上的一瞬间好像真的进入了异空间一样,黄少天突然有点明白喻文州为什么要定无窗房。这个空间不开灯是分不清白天黑夜的,房卡被喻文州掉在了地上,喻文州双手抱住他,哪还有手去捡。
黄少天这才发现喻文州心跳也很快,心里突然不那么在意谁更激动的事了,主动扳过喻文州的头,在黑暗里仔细看他。
口罩摘下,黄少天喃喃:“好像瘦了……”
帽子摘下,黄少天喃喃:“头发长啦。”
围巾摘下,黄少天摇着头顺手解开他的衣领:“噫,锁骨还是这么好看。”
喻文州失笑,也摘掉黄少天的帽子,眼里都是温温柔柔的亮光,“很想你。”
呆在门外时的暧昧燥热气氛突然都消失了,黄少天觉得这转换的莫名其妙又合情合理的温存气氛也很好,不禁笑了一下,凑过去亲了亲喻文州的脸。
喻文州推推他,“先去洗澡。”

☀戳 ☀戳 ☀



*听说我的文大部分画风是小清新矜持,我来问问,这是尊的吗

评论(33)
热度(1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