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 中 酒 馆

神州沉陆,百年双照。

【喻黄】七百年后

*人类喻文州×机器人黄少天

*严格意义上不算HE




01

黄少天嘀嘀咕咕地按响门铃,这个星球这么小,只有一栋小房子,为什么要安装门铃?

他很担心喻文州会把他赶出去,毕竟一个跨越七百年的时空快递是非常不靠谱的。

喻文州闻声开门,而敲门的人……他迟疑了一下,这个莫名笑得兴高采烈的青年人身上背了两个大包,脚边还有一只LV的编织袋——难道是逃难的星球旅客?

“好久不见呀喻文州!”

“您找谁?”喻文州谨慎开口,他能确定,他不认识这个人。

“我找你呀,这一刻开始你就是我的主人了!来和我签订契约吧——!”黄少天做了一个夸张的白鹤亮翅,翅膀上一左一右挂了两个直男审美的包袱。

喻文州伸手欲关门。

“等等、等等!上帝把光速定义为299,792,458m/s就非常奇怪了,自然也可以定义四维空间的传递,我来自七百年后,是您的……继承人,嗯嗯继承人!给您订的一台机器人保镖,来自公元3300年最新款人工智能,最受欢迎的面孔,最人性化的思维,型号YH0810,你可以叫我黄少天,这样听起来我是独一无二的——您最好不要选择退回哦我会很伤心的。”

黄少天扒着门板,死也不要喻文州关上大门。

喻文州惊讶了一下,他还从未见过这么真实仿人类的机器人,甚至连那种紧张的眼神都表现得很好。

他松了手劲,黄少天松了口气,顺势挤进喻文州的房子里带上大门。

黄少天眨眨眼,冲喻文州打了个招呼,“(。・∀・)ノ゙嗨。”

喻文州突然笑了,莫名直觉明天的生活会变得有趣些。


02

黄少天把自己的使用说明传送到喻文州的信息库里,自己则毫不见外地在屋子里活动起来。

“主人我叫你文州吧?”

“好啊,那我叫你少天。你是我的……继承人送我的礼物?”喻文州想到0810刚刚的叙述词。

黄少天点头如捣蒜,“是的是的!也可以说是你的子孙后代哦~”

“可是……这个星球只有我一个人,我居住了27年,从未遇到任何人,我怎么有了自己的后代?”

黄少天僵了一下,“咳!这个那个,那个那个,说明还没有遇到嘛!现在有了我,我可以见证你的故事了!”

听起来不错,喻文州点头微笑,带他去收拾一张床铺。

待他们整理好一切,窗外已经是紫色的了,喻文州喘喘气,下午他擦了一整间屋子的灰尘,现在坐在门口的木台阶上擦汗,黄少天则毫无疲累,噗噜噜讲着话。这个小小星球在银河系偏安一隅,安静又突兀的存在着,甚至连银河系广播信号偶尔都收不到。

“文州,今晚会有狮子座流星雨哦~”两人都不讲话的时候是那么安静,好像一碗粘稠的牛奶粥有一个很好看的弧面,黄少天一开口,微微地震动又是那么舒服。

来自宇宙深处穿越亿万年的风亘古不变,轻轻吹起黄少天的衣角,喻文州发现他的皮肤看起来很真,有非常柔软漂亮的弧度,就像一个真正的人类一样。

“你怎么知道的?我没有放广播?”

“我就是知道呀,你不要邀请我一起看吗?好歹我们认识这么久了?”黄少天并肩坐下,用肩膀撞他,笑得很期待。“我还没看过700年前的流星呐!”

喻文州皱眉笑了,“你刚刚就一直在说认识我,真的不是系统出了问题吗?还是说你的记忆储存是有问题的?”

黄少天摸摸鼻子,学人类的模样学得惟妙惟肖,十分苦恼地说:“并没有啊……我真的认识你,我可不是什么残次品啊,我是完美的,最新的那种!”黄少天甚至加上了手势。

喻文州想起他的脖子后面应该有产品编号,便凑过去拨开他有点扎手的短发,发现编号有些磨损的样子——看起来真的是有点残次的感觉?


03

星空非常的低,在这个很小很小的星球上,星星那么近,宇宙显得很大很大,喻文州第一次感觉到孤独的滋味是什么,原来有人陪伴是一件比种出亲吻花还要开心的事。

作为机器人,黄少天非常健谈,他的信息库又足够庞大渊深,两人相谈甚欢,直到星星都坠落在他们的右边,喻文州才生出困意。

“少天需要睡觉吗?”喻文州倦倦闭眼,声音有种模糊的温柔。

“不需要,只要你给我充电就好了,我现在电力还很足,充电五分钟能用二十年!”

喻文州低低地笑出来,把他推进卧室的另一边,“那么,晚安?我需要睡觉呢。”

“晚安!明天我做早餐!”


04

“啊……这个是,我煮的早餐奶!”黄少天指了指那个已经……微微泛出褐色的牛奶,身后是很古老的已经糊了的奶锅,然后又指了指那个看起来像是煎冰果的东西,“这个是煎冰果!”

“恭喜你,我猜对了。”喻文州道。

“啊?”黄少天有点不明白。

“没事,我只是觉得,少天大概真的是……残次品。不过也很可爱,我不会退回的,放心。”

黄少天有点似懂非懂,“你还想过把我退回吗喻文州你太残忍啦,我可是最厉害的那种人工智能哦,这里这里都可以发射出炮弹,biu——的一声,就能打掉那个星星!”他的左手不是非常灵活,有时还会发出细微的齿轮摩擦声,控制不好锅和火,也不是不能理解。

喻文州叹口气默默吃饭,“你开心就好。”


05

最初,黄少天的到来让喻文州有点不适应,想必单身主义者喻文州一个人的生活过得太久,已经难以容忍任何人的插足,不论是打扫家务清理庭院,亦或是睡前散步思考人生。黄少天却给他一种水到渠成的错觉,自然而然地帮他收拾院子,浇灌亲吻花,种下面包果,还有每月一次的例行保养太空舱,他驾轻就熟,甚至知道喻文州喜欢的颜色,重新喷绘了太空舱的外壳。

这天他们饭后散步。这个星球非常小,每走1000步就能来到另一个半球,黄少天走了一个月,每天都计算的清清楚楚。从幽紫色的星空灿烂走入蓝绿极光的银河,只需要1000步,从橘红色的星云朵朵跨进漆黑夜的流星纷沓,也只需要1000步。

“喻文州,你说……人为什么会死呢?”

“人类的自然死亡源于衰老,细胞衰老吧……唔,这一块我也不是很懂,我只是一个享受着科技带来的成果的2600年普通公民而已。”

“那我会死吗?我没有细胞?”黄少天突然眨了眨眼。

“机械的折旧程度我并不了解?你的说明书上好像没有这一条。”喻文州温声道:“不过,有句古书上的诗句这样讲,‘有的人活着,但他已经死了;有的人死了,但他还活着’,这算是精神永存的意思,另一种永生。”

“我的精神就是这个芯片而已,只要我的记忆储存芯片不会损坏,我就会一直活着吗?”黄少天好像懂了什么,偏头看喻文州。

他们的眼睛很像,都是瞳仁眼白双眼皮上下睫毛组成的,可是又那么的不一样,黄少天觉得喻文州的眼睛更漂亮,比700年间全部的狮子座流星雨加起来还要漂亮。

“你的眼睛里有光哎。”

“那是光线反射,其实是没有的光的。”

“少天,你的名字是谁给你取的?”

“你呀,你取的。”黄少天笑得很开心,提到他的名字时,他很自豪。

就好像他不是流水线产品,而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个体,像个真正的人类一样的开心。

“我?我以前并不认识你啊。”喻文州也笑,他想黄少天除了记忆储存系统混乱和左手的一点缺陷之外,非常好。

“是你是你就是你,虽然我记不得是什么时候啦,但是是你给予了我生命和精神。”

“如果我死了,你会守护我的……后代?还是回到未来?”喻文州忍不住问。

黄少天愣了一下,“文州你会死吗?”

“我是人类,肉体凡身,自然会衰老死亡的。”

“我不想让你死哎,感觉心里会有点空空的,虽然我这里本来就没有心脏。”

“谢谢少天这么在意我,我很开心。”

 

06

喻文州最近经常伤感,大概是因为恋爱。

喜欢上一个机器人的感觉并不是特别的好。

他百依百顺也固执己见,是一个活生生的灵魂,却有一副冰冷的躯壳。

最关键的大概在于他不懂爱。

“少天,如果我关机一个月,再打开你,你会思念我吗?”

“文州你说什么啊?干嘛要关机,我不需要休息呀,如果你需要,我可以24小时‘思念’你。”

“我希望有一天,不设置程序代码,你也会思念我。就好像现在,你在我身边坐着,我却依然非常想你,是一种不受控制的行为。”

“是系统崩溃的感觉吗?失控状态?”

“大概是吧。”


07

“喻文州是一个,可怕的人类。”黄少天拿着小本子,好像在记录什么。

“嗯,然后呢?”喻文州噙着笑,并不看他。

“真的不考虑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吗?听说在几百年前,地球文明非常繁荣,你对废土文明有没有一点点——兴趣?”

“没有。”

“正常男孩子的爱好不就是这些酷酷的元素吗你为什么不感兴趣呢?可是!我很想看!满足一下我的好奇不好吗?”黄少天有点不开心,我照顾你那么久你照顾我一下很难吗?

喻文州叹口气,道:“为什么我感觉我在养宠物一样。”

“驯养一个机器人听起来也很酷啊,你干嘛叹气!”

我们不是小王子和他驯养的玫瑰,但有一点是很好的,我可以和你自由的星际旅行。


08

太空舱很久没有用过,缝隙里竟然生出一枝柔软的夜光草,喻文州小心的把它移下来栽进土里,希望可以存活。

“顺着M17轨道,可以先去玫瑰星球看一看?”喻文州拿着一份星际漫游指南,戴上了护目镜。

“好啊好啊,一起去!”黄少天扣上安全带,转头笑得灿烂,“出发——!”


09

“未知天体靠近,时速每秒70.4公里,请M10-57星轨星际居民于三小时内撤离,三小时内撤离。”

机械的声音自传输网络内响起,因为黄少天的信号源来自700年后,等到漫游星际的两人收到消息时,已经只有一个小时的时间用来撤离了。

喻文州打开通信网络,神色凝重,“来得及吗?”

太空舱高速运转,但为时已晚,信号源因受到近期太阳黑子的波段干扰而嘈杂失灵,这艘湖蓝色的太空舱无声划过宇宙,逃离一场注定结局的灾难。

“系统分析报告显示我们是来不及的,我们的太空舱错过了上一年的推进系统加速提升,不过也不用太懊恼,因为就算提升了也……无济于事。”黄少天搜肠刮肚找些词句安慰喻文州,却又不知道是否可以起到效果。

喻文州知道了结果反而平静许多,他有些缓慢地转头看向黄少天,“看来只有一个小时可以聊天了。”

黄少天的情绪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变得急躁,CPU加速运转,他甚至感到了信息高速处理的热度。他的记忆芯片储存在胸腔之中,只要芯片不受损坏即使躯壳毁灭也能重新再来,即为人工智能的永生。

可是喻文州不行,人类的精神存在大脑,并不是可以随便取出插入的芯片,而他的身体更无法抵挡天体撞击带来的巨大冲击和温度异常。

也就是说,喻文州在劫难逃必死无疑。

太空舱的隔离夹层只能缓冲30%的冲撞力,撞击后扬起3w米高的尘埃,直接带来寒冷化,人体生理极限也不能抵挡的冰冷将彻底冻结,地心引力撕裂海水和沙漠的缝隙,骤升的热度可以汽化小型行星,也足以汽化太空舱和隔离服。

“如果我们跑得足够快,也许可以降低风险,到达M13星轨就可以缓冲50%的冲撞力,一个小时我觉得可以赶到。那里……我查一下……”黄少天飞速搜索了M13星轨附近的星球个体,道:“有一个质量较大的星球,或许可以落脚,抵挡一下……冲撞力,我已经检索到了方位,文州,我确定我们可以到达。”

黄少天的额角渗出薄汗,喻文州静静看着他,心想不愧是700年后的新科技,一切都如此仿真。

“我相信少天,到了那边之后,我们再寻找躲避点吧,安全指南我背得很熟——虽然没有你熟。”

黄少天没有将话讲完,喻文州也心照不宣没有提醒他。其实黄少天已经违背了机器人准则第三条:对主人隐瞒真相。

即使是50%的冲撞,对于喻文州、严格来说是全人类,哪怕是超人也无法抵挡。

这是一个无法挽回的局面。

“如果我不说出来旅游就好了。”黄少天突然沉默。

喻文州拉过他的手,“并不会,我觉得这一个月的旅行很精彩,它不是个糟糕的决定。”

“人类无法抵挡的不仅是灾难,还有寂寞、美食和恋爱。”喻文州莞尔,“这些我都无法抵挡,而且都经历了一遍,也算不枉此生?”

黄少天张了张嘴,有一瞬间,精确到0.021秒,福至心灵感受到了失控状态。

“我,我系统崩溃了的话,还可以永生吗?”

喻文州愣住,有些不敢置信地与他对视,在极尽温柔的眼瞳里,目睹黄少天的脸逐渐升温,变得通红。

“奇怪,我不是恋爱机器人啊……为什么会这样?虽然说我是全能的,但是恋爱并不是我的主要功能,我现在这样算是自动升级吗?文州你别看我了我现在是在不好意思,不要看不要看。”

喻文州无声微笑,给了他一个小心翼翼又温暖动人的悠长拥抱,在太空深处,即将成为废墟的宇宙星轨前。


10

飞船自主引导控制他们降落在陌生星球的地表层。

“我发出了求救信号,应该没用吧?”喻文州开了个玩笑缓解气氛。

撞击带来的波动蠢蠢欲动山雨欲来,喻文州和黄少天并肩坐在防护舱位,听信号源的报时。

“距离撞击还有30秒、29、28、27……”

“我死了的话,还会有未来的子孙吗?”喻文州问。

“我……不知道。”黄少天第一次迟疑起来,他不知道要说什么才好。

“如果灵魂有转世能的话,我们会再相遇的。”喻文州似乎也不强求一个答案,反而开始畅想未可知的领域。

“喻文州,我……我会想你的。”黄少天再次犹豫起来,表情都变得不可解读了。

他觉得心口的位置有些沉重,是心吗?

“距离撞击还有10秒、9、8、7……”

黄少天突然解开自己的固定舱,扑到喻文州的身上。

“我的材质一定比防护舱的材质要好,我保护你。”

黄少天定定的看着他,喻文州张了张嘴,却什么也没说。

“3、2、1——”

光速比声速快的要多,一场无声的爆炸在时间尽头的孤独星球上绽放,一层一层的荡开多米诺骨牌效应。


11

三天后。

“报告总部,发现一架太空舱残骸。”


12

“机器人的材质缓冲了一部分震荡压力和温度,但仍无法抵抗致命伤害,寒冷化让他进入假死休眠状态……以我们现在的技术无法治愈。”银河系救援组织的罗辑仔细检查了喻文州的状态,向上级发出通讯。

“那就冷冻,等到技术成熟再说。”

“这个机器人呢?我发现它的材质在信息库里检索不到,个人觉得这是一种新型的材质,不过已经完全报废了,身体组织结构全面损毁,左手因护住伤者头部造成不可修复性破坏。”

“扔了吧,可分析素材不足30%,研究不出来什么结果。”

“好的,收到。”


13

七百年后。

喻文州睁开眼的时候,能感受到暗红色的光,还有很温暖的光。

“醒了?纱布暂时不能拆,你睡太久了,别成了瞎子。适应一段时间在睁开。”

喻文州点点头。

“可以问问题吗?”

“可以,我先给你交代一下背景吧,现在是公元3300年,你是最后一批解冻的沉睡伤患,700年前那次M10-57星轨天体撞击事件的受伤人类之一。”

喻文州静了一会儿,才开口讲话。

“那么,那次我旁边的……机器人呢?”

“什么?那我可不知道,我只是个医生。这方面的事情你可以去银河系救援组织那里问问看。你的居住地点和生活补助过几天会打到你的账户里,说起来你这个700年的老账户很厉害呀,据说有不少钱哈哈。”

喻文州微笑,“谢谢您了,其他的我暂时没有什么问题。”

“那你好好休息吧,唔,不想睡也可以听广播?反正不可以拆开纱布。”


14

“您好,您查找的星球编号是Mk0129,具体的坐标和信息发给了您的信息库。”

出院后喻文州检索了700年前的坐标,驾驶飞船前往。

这个星球非常偏僻,是在出事后才被命名的,飞船落地的一瞬间,喻文州毫不犹豫地打开舱门,踩上土地。

七百年的风亘古不变吹向他处,黄少天的残骸已被风化,依稀可以看见那紧闭的双眼和暴露在空气中的电路。

在哪里呢?他的芯片。

喻文州打开他的胸腔,记忆芯片仍然完好,半透明的晶体散发出微弱的光,那是黄少天永存的生命,他的不死之身。


15

方锐是XX新科技研发公司的私人技术顾问,喻文州在一个月前找到他,拖着一个收破烂的大叔都不想看的残骸,请他修复这个被破坏了七百年的机器人躯壳。

起初他觉得喻文州不可理喻,市场上新型机器人很多,即使想要面孔复刻也不是什么难事,记忆芯片插入,还是躯壳崭新又带着过去记忆的老伙伴。

直到他撞见喻文州每天检察进度时,看向那个老古董机器人的眼神。

很难过又很开心,无尽温存。

方锐想起一个很老的戏段。


“偶然间心似缱绻,在梅边。”


16

方锐带着喻文州来到实验室,今天就要重新启动了,这个所谓的来自七百年后又来自七百年前的机器人,方锐也是费了一番心思才做得完美。

但仍有些不足,比如那只左手,因为93%的损坏率,修复到灵活自如一点也不影响操作是不可能的,除此之外后颈也无法打磨处理到无痕,所以编号只能模糊些了。

“不过他的脸是完美的,某些器官也是完美的。”方锐冲着喻文州笑得有些猥琐,还真诚地眨了眨他的大眼睛。

喻文州没理他,走过去准备启动黄少天。

“准备好了吗?”方锐恢复了认真的神色。

“准备好了。”喻文州轻轻地点头。

“滴——”


17

喻文州屏住呼吸,他看到黄少天睁开双眼,从面无表情逐渐变得生动。

“嗨!好久不见啊,文州。”

“文州我很想你,想了有……七百年那么多。”

“有一位古人写过这样的情书,我现在要抄袭念给你听。”

“寄给你全宇宙的爱和自太古至永劫的思念。——BY黄少天。”

方锐揉了揉眼睛,表示自己看不下去也听不下去了,默默退出了房间。


18

喻文州的生活又恢复了平淡,他们故地重游,惋惜那颗还没长大的夜光草,也想起了一起看过的狮子座流星雨。

“我陪着你,是不是会感觉很好?”

“是呀,少天很好,哪里都好。”

“你该不会是唬我的吧?你以前还说我是残次品,我都记着呢哼哼哼!”

“可我也没办法觉得你不好啊,即使知道不好也不行。我一定是太喜欢你了。”

“喻文州不要脸啊哈哈哈哈,我要脸红了,现在开始十分钟不要看我。”


19

公元3364年,喻文州已经是个很老很老的老头子。

他的机器人保镖依然年轻,英俊潇洒,岁月不曾在他这里留下痕迹。

4月的时候,喻文州住院了,他身体不是很好,也听不太清楚黄少天讲话。

夹筷子的手也变得很颤抖,现在很少用筷子了,勺子和黄少天喂食更多。

6月初,他闭上了眼睛,听完黄少天讲的那个笑话,还微微笑了一声。

清晨7点,来自宇宙深处穿越亿万年的风亘古不变,轻轻吹起喻文州的灰色短发,结束了他漫长的一生。


20

“我想好了,将我的记忆清空重置为3300年,我要重返700年前,我保护他。”


00

“好久不见呀喻文州!”






评论(28)
热度(2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