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 中 酒 馆

神州沉陆,百年双照。

一段相声

*一段相声,货真价实

 @喻黄深夜60分 

喻文州(以下简称喻):大家好,今天我俩来给大家说段相声!

黄少天(以下简称黄):我叫黄少天!

喻:我是喻文州,来自荣耀联盟蓝雨战队,职位队长。

黄:厉害厉害,不过听说副队长更厉害呐!

喻:是吗?那谁是副队长呀?

黄:我呗!就我,厉害吗?

喻:厉害,是蓝雨的这个(比出大拇指)。

黄:那好哈,今天我们来说什么呢?就说说这“勤俭节约”!

喻:怎么讲?

黄:队长你不知道呀?这不是国家政策嘛讲文明树新风吗,上上下下大作战,听说好些官儿都害怕着呢。

喻:那肯定是贪官,不过那些个离我们太远了,讲着没意思。你不是要说这个吧?

黄:我能是那没意思的人吗?说出去让人笑话啊,我今天要讲的是,身边这些铺张浪费惨不忍睹奢侈成性的可恶人类!

喻:等会儿这听起来有点咬牙切齿?可别散发个人情绪啊少天。

黄:我就是来讲讲这个人作风问题。就比如我们身边的,联盟里的那个……先说微草吧!

喻:嗬,一上来就先说对家!

黄:我是个公正的人,实在是忍不下去了才说他们的你知道吗队长?他们过分啊!

喻:怎么个过分?

黄:以前他们战队没火的时候,那叫一个简陋……节俭!咱们那时候跟着战队去看打比赛,吃的是什么呀?微草连食堂都没有呢,吃的什么?门口的天津特产!大麻花!狗不理包子!

喻:哦……哦!在北京吃天津特产呐?那是够惨的,怎么没有北京小吃店呢?

黄:是啊给我气得不行!好不容易大老远来一回,机票可贵了呢这不是欺骗我一个未成年的幼小心灵吗?可是问了他们队的王杰希啊,他怎么说?穷,战队无法引进北京菜馆。

喻:也是大实话,那时候大家都没什么钱。

黄:不说了气死宝宝了,文州,给我来俩虾饺消消气儿。

喻:还说人家呢,别吃了接着说。

黄:好好好我接着说。再说这个现在啊,微草有钱了,北京土著啊,现在北京房价寸土寸金,他们可是傲起来了,上次去打比赛,我一落地吧,微草怎么还给我整个翻译?

喻:嚯!是给翻译粤语的吗?

黄:我一D都唔想知道拿嚟做乜嘢。王杰希也是作的,非要让翻译复述一遍我的话他才跟我说,我的广普不biu准吗?!

喻:都唔错啦。

黄:多谢队长,我好感动啊。

黄:反正这个就是浪费,他肯定听得懂啊!再说他们战队宿舍,我去看了一眼,简直不忍直视!在北京的三环内,队员单间!训练营也是单间!还有啊,一人5个爱疯,5个!(伸出一只手比划)

喻:这也太有钱了,你确定吗?

黄:确定!我从高英杰房门口路过,看到他开着五个屏幕跟兴欣那个小孩子视频,五个啊!不同角度,值得拥有,兴欣那个不得不跟他开群视频。

喻:这不知道的以为是几个人开战术会议呢,就俩人呀原来。

黄:可不是!这也就算了,你再看那个刘小别。

喻:怎么了?

黄:单手拿五个自拍杆,自拍。(冷漠.jpg)

喻:厉害啊?

黄:现在小孩子手速就这么练出来的,我懂了。一只手使出幻影无形剑叭叭叭叭叭——一秒内五个屏幕都拍好了。

喻:(鼓掌)看来是个追求完美的自拍少年,他什么星座?

黄:忘了忘了,我猜处女座的,可是我感觉于锋还没他那么疯狂,毕竟直男。

喻:那还有吗?微草的浪费行为?

黄:先不说,我突然想起个更厉害的。

喻:哦?

黄:就说内孙哲平。

喻:他怎么了?

黄:是咱们的前辈,以前那叫一个抠门儿,请我们吃碗米线,还要我们把碗里的肉分给他们队员一半!可气!为什么不心疼一下蓝雨队员呢!

喻:他又不是蓝雨的!

黄:噢,也是吼!反正你看他现在,转到义斩了,跟着土豪干就是好!你看他微博成天发的照片!拉菲红酒一箱一箱摞得老高,海边别墅吹吹小风,这些也就算了。他那天发微博说什么?——听张佳乐说霸图伙食吃不惯,我给他订了三十箱百花泡米线,用了义斩的专机,大概下午就到。

喻:说明他跟张佳乐前辈关系好呀。

黄:都是有身份证的人了,他就不能克制一下吗?这么冲动太奢侈!太太奢侈!

喻:我觉得这是表达了两人的友谊,就像台风天我给你买叉烧一样。

黄:略有道理,可是他,喝酸奶为什么不舔盖儿。

喻:……这确实奢侈,没什么好讲的了!

黄:吃薯片也不舔手指的,超级过分啊!

喻:这确实是浪费!

 -先这样结束吧毕竟只有60分-

评论(34)
热度(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