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 中 酒 馆

神州沉陆,百年双照。

【喻黄】我和我先生的事

*第一人称,黄少天视角

*果然无法屯货,我还是乖乖发了吧




今天先生出差,不在他身边,我突然有点不知所谓的失落。

他乍看不是特别出挑的人,如果从一个三层关系开外的人来讲,他太普通了,又低调的不行。但是如果走近,会发现他这个人简直魅力无穷。

万物生长,惺惺相惜,不要脸的自夸一下,先生谈恋爱眼光甚高,而和他走到最后的是我。我在这里承认,是我先暗恋先生,经由我的不懈努力谆谆教诲,终于和先生双向暗恋。

我一直觉得,低调的人都特别有自信,他们不怕别人看不懂他,看轻他的价值,所以说这种人时常给我一种“快看他在装逼”的感觉。然而我先生……我也是奇怪我看见他竟然觉得他就是那样的,这怎么能叫装逼呢这是浑然天成的气质啊!

这么说吧,一件没有标牌的衣服,魏老大穿我会觉得他是买了淘宝特价,我先生穿我就觉得是意大利纯手工制作,无言以对,好友也说我疯魔了。

我以前谈过恋爱,但是从来没吃过窝边草……办公室恋情不可饶恕啊不可饶恕!万一分手也十分尴尬,可是我很喜欢他,越是和他讲话谈天,我越是喜欢,那种感觉不是要掏心掏肺低到尘埃的崇拜,而是一种……共鸣,知音!这个人很懂我我也很懂他,必须在一起啊!

可是我想的有点多,大概吧。后来我再回想最初那一段好感飙升时期,我其实没怎么讲话,他说的挺多的,一讲到对什么的见解,我就猛点头附议,大失我平时风趣幽默诙谐健谈的水准。

我追我先生的时候,特别迷幻,我自己都不知道我在干嘛,为什么会干出那种行为。众所周知,我比较健谈,和谁都能聊起来,喝水也能聊起来,但是每次碰到我先生,我绞尽脑汁搜肠刮肚,也只能回复一个微笑表示,我真的不是不想和你聊。

所以说啊,我第一次表白被拒绝了,现在想来也是理所应当,我前期表现是个无趣的倾听者。他说我不懂什么是恋爱,我比较气愤。是个人都能理解我的感受吧?秉承的世界观就是我爱你,结果你否认我的三观,气死我了真是!

他问我喜欢和爱情的区别是什么,我当时生气,就忘了我是个单身青年对面是我暗恋对象,反问他那你知道VCD和DVD的区别吗?

人就是这种动物,好奇,我突然表现得锋芒显露,和以前百依百顺(这个词我先生很不喜欢,他说我那时像恋爱迷失症)的我不一样,他就来了兴趣。虽然他……真的知道VCD和DVD的区别,但是我至少扳回一局,迎来了一个平等交流的新机遇。

先生工作时认真严谨,气氛轻松但不轻慢,我在他面上从未闻见败意,他总相信我们能取胜,哪怕在最艰难的时刻。

或许这一点也是他让我喜欢的,没办法,这人太好了,如果他是女孩子我一定要娶她,给他买大房子,带他逛街买衣服,刷我的卡刷爆也可以,工资归他管……啊,好像已经做到了,可见先生是男女我都是用最好的无差的爱对待他的,我真是个优质男友。

刚刚和他通电话,不意外又被部门的小朋友笑话,啧,这事并不怨我。我先生在外人际交往或工作交谈时总不卑不亢,声音不高但也足够中气听得清楚悦耳。但他私下其实不爱高声讲话,总是小声悄悄说。我与他交谈也慢慢变得习惯低声,显得柔情蜜意腻腻歪歪。同事笑我,说我二人总是耳鬓厮磨窃窃弄声,一开始我有些面上挂不住,时间长了也有了厚脸皮,毕竟我先生都面无异色一并接受调侃,我也不能输了阵势!

我不知道是不是我在一直迁就他,或是他在迁就我,我表白之后就不算暗恋了,以为第二日工作见面会尴尬,没想到他还是温温吞吞地笑,和我打招呼。本来有些灰心不想理他了,又变得不坚定起来。

他倒是很会分析感情,之后共事聊天也平常心讲话,我变得冷静许多。告白就像一场仪式,把故事推向小高潮,如果成功就是走向真正的高潮欢呼雀跃,如果失败就归于平静整理行装再次上路。而我在整理心情的这段时间依然保持和先生的高频率会面,没办法工作需要。我发现我冷静下来了还是很喜欢他,估摸着我是要栽了。

好在我是个,越挫越勇的狮子座!先生也不至于对我一点意思也无,我时常想那些时候我每次低落他的关心安慰,是不是别有用心?总之不管真假,我把人追到手了!

比较可惜的是他跟我告白我没有推脱一阵,答应的太爽快了,非常遗憾!但是想到能看见先生脸红,支吾讲话的模样,也不算太遗憾。我开始把这罕见的表情当做珍贵秘密,每每想起总有种独享秘闻的满足感,一种形式曲折的占有欲。后来我发现这并没什么可让人……如此激动的?他太困的时候吃饭也会夹不住菜,做爱结束有时会哼唱《爸爸去哪儿》,给我小侄子辅导功课也会有解不出的方程。

他是个充满人间烟火的人,虽然依旧实力装逼。非常真诚地说,他唱什么我就觉得这首歌好听是好歌,不论《小苹果》还是《小情歌》。我这么坦然地喜欢他,有时也正是因为他是个雅俗共赏的人,阳春白雪下里巴人都有他的道理,而先生能和我一起经历这些,我不懂的肖邦贝多芬他愿意讲给我听,他不懂的滑翔漂流我愿意带他感受,我们互相尊重,也愿意尝试了解对方。

快要停笔了,想到一件至关重要的事,我还没叫先生的名字。先生姓喻,双字文州。我早些时候喜欢叫他文州,却被周围人直呼受不了。他们说我叫得太过肉麻,简直像一块融化了的糖。先生说就这样叫,他喜欢,周围人又是一阵起哄。考虑到我们还是需要稍稍隐蔽关系的,我在外面就称呼他先生了。

他也叫过我先生,更多时候他叫我的名,他倒是不怕别人听出此中情意,我猜他就是想让人家都知道。

这一点上,我先生真是脸皮厚过城墙拐角处,我假装看不懂的样子。


-完- 

 

 

*写了这个少天之后,觉得自己有点吹2333

*喻先生听起来就很苏?我妈有时候也叫我爸,这位先生你怎样怎样……

我好喜欢这种模式噢/////

评论(30)
热度(3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