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 中 酒 馆

神州沉陆,百年双照。

6CM恋爱

*这里是喻队没有烦烦高的设定
*这里是喻队没有烦烦高的设定
*这里是喻队没有烦烦高的设定
*重要的事要说三遍就是这样,你还不跑吗

@君不好逑
不造能不能成功。。。没at过,总之我憋出来了!虽然前后画风不符各种ooc我果然不适合甜文so sad








  1
  手机闹铃响第三遍的时候,黄少天磨磨蹭蹭地把手从被窝里扔出来,胡乱的在床头柜上呼噜啊不搜寻手机。
  以为碰到了手机,摸了摸发现形状有点怪,想了想应该是和队长的合照,下意识往里推了推接着摸手机。
  怀里的恋人似乎还没醒,按掉了闹铃但没按掉瞌睡,队长今天身上好软啊蹭蹭蹭。
  哎不对……黄少天突然发现触感不太对,怎么还带纯棉质感啊队长你半夜偷偷又把睡衣穿上了吗太过分了!
  等下我抱着的竟然是索克萨尔的抱枕吗!队长啥时候换走的!
  正想抱怨两句时,蒙着的被子突然被掀开,恋人的面部线条在阳光下自带美图秀秀磨皮功效——总之!就是!好看!
  “队长你好帅啊。”竟然还说出来了啊啊啊哈慈卡西///
  喻文州笑,“快起床了少天,虽然是周末但也不能睡懒觉啊。”
  他毫不自知自己闷头睡后鼻尖和脸颊泛着微微的红,在恋人眼里也是风景。
  唔,谢谢少天,少天也很可爱。一边说着,一边笑着把鹅黄色家居服递给还赖在床上的懒虫。
  “啊……队长……你没发现忘了什么吗……”哼哼唧唧地在床上蹭着不接衣服,巴眨着眼睛,眼神发亮,此刻的黄少天特别像对门方锐养的金毛,就差打滚卖萌了。
  喻文州了然,而后单膝跪坐在被子上,将抱枕拉出黄少天的怀抱,然后将他的恋人拉起身。
  他的恋人比他高6公分,此时也是仰头才碰得到。
  按着对方的脖子,在大型犬的额头上亲了亲,喻文州有点不好意思,但还是在这暧昧的气氛中道了早安。
  黄少天没把持住真的在床上滚了两圈差点摔下床。
  喻文州赶紧按住他,脸上带着一丝尴尬的红。
  喻文州的动作都让黄少天脸红心跳,黄少天的反应都让喻文州手足无措。
  没办法,太不真实了。
  这是他们谈恋爱的第一个月,同居第三天。
  当然啦,都是头一回,谁不手生呢?
  2
  同居前的黄少天夏休期的每一天都吃不到早饭,但和喻文州在一起后也沾了光,虽说不像张新杰那样可怕的准时准点吧。
  “队长今天午饭吃啥!我等下路过菜市场哦可以帮你买菜!还有啊我刚刚路过商场看到了一个……”
  喧闹的街头有个小青年在讲电话,特点,没给对方接话的机会。
  喻文州正在做战队的资料汇总,已到收尾的阶段。他有些心不在焉,但仍能耐心的听他的恋人讲话。
  “那少天想吃什么呢?“手中的笔不知何时停下了,无意识轻轻的点在纸上。
  “我……我想喝粥!我们午饭喝粥吧!“嘴上说着心里却已经笑了起来。
  “嗯?喝粥……想喝什么粥?“
  “嘿嘿嘿……“黄少天一时没忍住把这个笑带到了脸上,声音也透着得意,像是揭开什么大奖的获奖人一样的喊了出来,”我想喝——喻文州(粥)!“
  喻文州同志无奈的笑了下,“这个有点难啊,少天买得到食材吗?“
  “嘿嘿队长你不觉得这个梗很好笑吗!“
  “恩,少天说的笑话效果很好。“微微勾起了嘴角,手中的笔也终于放下。
  这通电话也没有解决午饭吃什么这个最重要的问题,当黄少天意识到这个问题时他已经从口袋里拿出了家门钥匙。
  “哎呀糟了!忘了买菜啊队长你买了吗!“开了门就三段斩往厨房冲去。
  喻文州闻言回头,看到了恋人写满了懊恼的脸。
  “没事,回来路上经过超市买了点菜。“
  “队长你穿围裙真合适嘿嘿~“说着就靠在厨房门口有一搭没一搭的和队长聊天……当然了主要是一个说一个听,时不时还会有个人在身后蹭来蹭去做试吃员。
  “对了少天,钥匙拔出来了吗?“说着喻文州最后一道菜出锅,黄少天自觉的从橱柜里取出一个盘子。
  哎呀忘了!转身端着刚出锅的菜就往门口跑。
  “哎菜先……放厨房啊!“摇了摇头,恋人不管多少次提醒总是这么冒失。
  厨房出来就是餐厅,走廊连着玄关和餐厅,餐桌上放着一串钥匙和一盘菜,而黄少天人却不见了。
  拿起那串挂了一个小小的“T”的挂件的钥匙,顺手挂在了门口的衣帽架上,“少天?洗好手了?”
  “来了——当当当当!”并没有按以往的习惯从洗手间出来,黄少天手里拿着一份包装好的小礼盒从卧室蹦了出来。
  “去年忘了但是以后我都不会忘了!队长生日快乐!”
  这是他们交往第二年,喻文州和黄少天已经记得彼此的生日。
  但似乎还没习惯再加一个固定人选每年一起过。
  3
  黄少天兴冲冲的冲进了家门,像只大型犬一样每个房间跑进去看一眼找飞盘啊不是!是找喻文州!
  然后不出意料的在厨房看到了弯腰洗菜的前蓝雨队长,现某证券所职员,喻文州同志。
  “队长队长你别动!”看到了喻文州背对着自己黄少天连忙喊道。
  正欲转身的喻文州身子顿了一下,笑了笑说好。
  “队长你先别洗菜啊!停停停先别洗啊!”
  “?”
  “不许动!举起手来!”
  喻文州愣了,恋人出门发了个快递怎么就……变幼稚了?
  “少天别闹,我先做完饭再跟你玩。”不过既然是这种路线那就顺着扮演一下小朋友和家长的游戏……嗯?
  “说啥呀队长,我正经的呢!快快举起手来!”虽然声音完全感受不到正经,喻文州还是拧紧了水龙头,稍稍擦了手上的水珠,做了一个投降的姿势。
  “少天要做什么啊?”喻文州笑的无奈,却还是照做。
  “哎怎么伸了两只手啊一只就够了左手收回去吧队长么么哒!”
  接着借着身高的优势,从背后拉住了喻文州的手。
  喻文州这个角度扭头有些艰难,所以先感觉到手指上套了个圈,凉凉的,然后才转头看到黄少天的脸。
  一脸求表扬的样子,巴眨着眼睛笑的傻乎乎。
  “队长生日快乐哦!喻文州永远是我的队长!”
  戒指沾着没擦干净的水珠,闪闪的像钻石。
  “还是水钻啊,嘿嘿好不好看?”喻文州还没说话,黄少天却把握住了的时机开了口。“队长我们结婚吧。”
  喻文州突然沉默,没有转身但仍然散发出有些严肃的气场。
  “少天,我这个人……恩就是你看到的样子,以后也不会赚大钱了,就是个小职员。我们这样的婚姻说起来也只是个形式,法律上没有任何保障,以后也不会有很多的赞同声,甚至极有可能惹人非议。这些我们确定恋爱关系的时候并没有说,但我想你有决心和我一起面对。”
  喻文州顿了顿声,转身看眼前的青年人,彼时开始谈恋爱两人都很青涩,每次出门少天都会围着自己左右前后的说话,缠人,热情,喻文州仅剩的青春几乎都被他照耀,
  喻文州的青春原本是一株沉默成长的树,但在青春末期却出现了一只呼啦啦的风车,原本是逐风而走,现在满心欢喜停留在他的树荫下,愿意跟他说些有的没的,愿意站在他的身边共担风雨。
  虽然喻文州比黄少天低了6CM,但喻文州一直是更强势的一方,不管是白天还是夜里,黄少天愿意听他的话,相信这个人,全然是因为爱。
  “文州,你……我,哎呀我,我不知道怎么说了啊啊啊!”
  “少天……我……手速很慢。”喻文州突然岔开了话题。
  “啊?队长你想说啥啊?”
  “但是我做饭很好吃,我想少天是愿意和我在一起的。”
  望向青年的目光温暖含笑,喻文州突然解开了衬衣的领扣。
  喻文州生活一向过的严谨,退役后换了工作,上班更是穿着正式。今天回来的应该是有点晚,衬衣都没换就下厨了。
  一颗,两颗,喻文州的手指停止了动作。
  黄少天低头看着眼下风光,感觉自己的喉部分泌出了口水。
  脖颈上绕着一圈红线,下面坠着一个银光闪闪的小圈。
  喻文州低头取下戒指,拉过恋人的手。
  “我今天回来的有点晚,半路去取了戒指,张佳乐跟我说,你也定了一款。”喻文州笑了下,“这我倒真的没想到。”
  “带了戒指,就不能摘下了啊,确定?”喻文州抬头,嘴角勾起的角度刚刚好的让人心动。
  “嗯。”小声应了一下,黄少天看着喻文州,脸红的要命。
  拉着右手的无名指,慢慢地把戒指推到指根末,“好了,大小正合适呢。”
  黄少天红着脸,拥抱了他的恋人,把头埋到喻文州脖颈。
  “少天,我爱你。”喻文州亲了亲恋人的发梢,气息呼在耳根,黄少天颤了一颤。
  对方小声说,“队长我也爱你。”
  他们在高压锅喷涌的热气中交换了一个吻,相视而笑。
  “好啦,该开饭了。”拍拍大型犬的后背,喻文州笑的宠溺。
  对方紧了紧怀抱,又在喻文州肩窝蹭啊蹭,“再等一下再等一下,我不好意思!”
  喻文州笑出声。
  “好。”
  过了十分钟。
  “再等一下!!”
  “好。”
  又过了十分钟。
  “少天?”
  “再!再等一下!!”
  “饭要凉了啊,我还有个菜没炒呢。”
  “晚上再抱好不好?我们有一辈子呢。”
  是啊,我们有一辈子。
  这是他们交往第九年,有一辈子可以慢慢拥抱、亲吻,,一起看太阳落下去又升上来,并肩坐在阳光下,做一株沉默的树,做一只呼啦啦的风车。

评论(7)
热度(30)